王霄:狗、人、政府與社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659 次 更新時間:2006-11-15 10:05:19

進入專題: 打狗  

王霄 (進入專欄)  

  

  近一個月來,“狗患”成了中國所有媒體的中心話題。狗年尚未過去,這可愛的“人類最親密的朋友”就成為可恨的眾矢之的,這倒違反了中國的傳統文化。聯想年初對狗兒的一片溢美之辭,狗們若有思想,大概會指責人類的不仗義和不厚道。

  狗之為患,顯然是有大量個案和詳實的統計數據支撐的。實在是忍無可忍,中國人中的一部分、媒體和中國各級政府才不得不憤然出拳打擊。

  但是,如何對待“狗患”,卻是一個頗費思量的問題。我甚至以為,從對狗的治理上,可以覓出中國社會發展的一個脈絡。

  首先明確一個前提,狗的問題的核心,不是狗,而是人。狗有何辜!千萬年來為人所馴服,所驅使,所利用,或為工具,或為寵物,或為食品。要言之,在人類漫長的發展歷史上,狗之功勞大矣哉!至于看見生人汪汪叫甚至嘶咬,在樹干和電線桿上撒尿,隨地拉屎,聽見動靜狂吠,這都是其天性。若不如此,狗也就不是狗了。

  其次要明確一個背景,狗之大盛行于當下,端賴時代發展。正是改革開放后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新的社會問題的出現,城市養狗才蔚成風氣。精神寄托也罷,看家護院也罷,豐富情趣也罷,生財之道也罷,反正是時代不同了,狗才不一樣了。

  狗之為患,要害何在呢?

  要害在人的生活水平或精神需求提高與豐富了,然而一,人的素質沒有同步提高;二,社會的自我管理能力沒有提高。

  有專家說狗患是政府管理不力。我不這樣看。

  中國政府對狗的管理大概是世界各國政府中最不遺余力的。不但有專門的“打狗辦”,而且管理措施無所不用其極。比如,設置養狗的資金門檻,甚至廣州市政府規定養一只狗需交納入門費一萬元(北京市政府以前規定也極高,但后來在市民的抗議中降了下來),其他所有城市均有高低不等的登記費。其次是種種限養和養的過程中的規定,如一家一狗,什么地方不能養大型狗,遛狗時必須打掃狗的排泄物,定期注射疫苗等。但是效果極差。據筆者所在城市媒體報道,真正按照規定為狗登記辦證的,大概只有幾十分之一。而且,各種狗患,并不因政府的嚴格規定而有所減少。

  北京市政府剛剛開了一個會,布置今后兩個月為集中整治狗患的突擊時段,并且規定了九個方面的內容,甚至要入戶查狗及打未登記的狗。北京市政府的行為也許有其道理,不過這里提醒一句,入戶打狗是不合法的。住宅是公民的合法私有空間,即使是警察,也不能在沒有正當理由和合法手續的情況下,強入民宅,何況是為了一條狗。即使是這狗沒有登記,沒有小型化,但人家養在家里,如果不出去,又與警察何干?這里要提醒政府注意數年前延安發生的警察夜闖民宅查一對夫婦所謂“偷看黃色錄像”事件,結果以警察敗訴、道歉賠錢拉倒。

  我的觀點是:政府要管住狗,是管不了也管不好的。政府對居民養狗收取高額的登記費,更容易引起市民的反感。這不但因居民貧富差距而顯失公平,而且所有的城市政府都回答不了市民的質疑:這數額巨大的養狗登記費,政府都花到哪里去了?

  政府當然一點不管不行,但是要適可而止。真正要把狗管好,要靠社會,而不是政府。

  具體辦法就是:在各個社區成立養狗協會或其他自治組織,由這個協會和組織對社區居民的養狗的行為進行自我管理。

  時代不同了,政府從全能變成有限。一個重要的原則是:凡是公民個人和社會能辦的事,政府就不必插手。或者一件事,由公民個人和社會來辦,比政府辦得好,政府也可以置身于外。管狗大概就是這樣一件事。養狗是一件私人色彩較濃的事,又遍及城鄉無數社區和村落,狗主人和狗的活動區域,大多是公民居住的社區。而狗患,受最大影響的也大多是社區居民。因此,在社區這個范圍內,由居民自治的組織對養狗進行必要的管理,不但是效率最高的,而且也是成本最低的。狗主人可以和政府玩捉迷蔵,可以賴在家里不理會警察,可以不理會政府的各種管制,但如果社區居民動員起來,組織起來,同時那些真正愛狗、養狗并有自覺心和素質的狗主人帶個好頭,并制定若干管理規定,那么,那些不太自覺的狗主人想賴無所賴,想蔵無所蔵,想耍橫惹眾怒,狗問題也就會逐漸得到解決。

  我最近對本市幾個社區調查中,狗患也是一個困擾社區居民的問題。我向他們提出這個建議,他們很是躍躍欲試。其實,在中國社區自治的過程中,對于這種實際問題的解決,正是加強居民參與熱情和社區認同感的一條必由之路,也是培養公民意識、加強基層自治的一個方面。而政府,大可不必為狗大動干戈。當然,政府制訂必要的法規,當狗患引起民事糾紛時予以規范,是必要的。但是,高額的養狗登記費可以休矣。如果人民認為政府通過收取養狗登記費斂財,而政府又說不出這筆錢花在什么地方,那,政府就得不償失了。

  嬰雄先生在《中國,重新發現社會》一文中說:“今日中國的一個顯著進步在于,人們越來越意識公民社會治理成本最低。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深入與民眾權利意識的蘇醒,‘小政府,大社會’與建設一個‘權小責大’的政府日益成為人們的共識。一個好的政府只是負責提供公共產品,擔任杜會‘裁判者’和‘守夜人’的角色。政府不能成為經濟活動中的普通競爭者,也不能隨意進入公民的私人領域。與此同時,政府權力有著自己確定的邊界,不能以公共利益的名義隨意侵犯公民的合法權益。”嬰雄先生的“小政府、大社會”、“權小責大”這些具體的說法或許還有爭議,但是在新的時代條件下,加強社會建設、加大公民自我管理則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狗年還有幾個月,我不希望這個狗年以打狗載入史冊。我希望從打狗引出一個構建和諧社會的子話題:人與狗和諧,政府與狗和諧,政府與社會和諧,人與人和諧。

進入 王霄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打狗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1729.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13481.live)。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