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新民:SARI:一個武漢老人一周的異鄉遐思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070 次 更新時間:2020-02-11 01:20:25

進入專題: 新冠肺炎  

夏新民  

  

   夏新民 (一名:琴臺散仙)

  

  

   二月一日,星期六,美東時間上午八時許,老伴突然闖進我的房間,一聲大嚷,打破了我的異鄉美夢,“爺爺,快起來,小R發燒了…”。

  

   我趕緊起床,來到客廳,只見女兒半倚在客廳的沙發上,拿著手機,好像在查詢什么,一臉病容。我趕緊問,

  

   “多少度?”

  

   “38.60C”

  

   “趕緊去醫院。”

  

   女兒沒有理會,老伴急忙插嘴,

  

   “沒關系的,就是一個感冒而已…”

  

   “怎么會沒有關系?WHO剛剛宣布,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SARI)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女兒說,她打電話聯系了有關單位,對方僅僅問了她幾個簡單問題,就初步判斷她只是普通的發燒感冒。要她自己先在家觀察,有什么情況,周一再說。

  

   怎么會是這樣?我心想,世界各地不是聽說中國來客便如臨大敵嗎?幾個簡單的電話詢問就可以作出是否感染SARI的判斷?于是問道,

  

   “你說了你是剛剛從中國回來的嗎?”

  

   “說了,”女兒回答,“對方是社區醫院。他們說,如果堅持要去醫院,需要到大醫院看急診。”

  

   “你馬上去大醫院急診檢查,確認。”

  

   “大醫院10點上班,現在無法聯系。”

  

   好不容易等到10點,女兒與埃默里大學中心醫院取得了聯系。這是亞特蘭大地區最好的醫院。女婿女兒準備駕車出門前,我叮囑了一句,“路上記得打電話告訴黎黎和君君,說你發燒了,現在去醫院檢查。”

  

   “爸爸,你什么記性?我們去黎黎家君君家是上一次回來,那是圣誕節前,這次回美國,還沒有去過任何朋友家。”

  

   黎黎和君君都是孩子的好友。黎黎的爸爸是著名的京劇編劇,武漢老鄉,我的多年好友。

  

  

   女兒是十四天前,剛剛辭去中國的工作的。那是一份令同齡人非常羨慕職位,但為了外孫的教育,她毅然舍棄,回到美國。

  

   一個月前,她在回中國辦理辭職事務時,臨時取消了回老家武漢的計劃。在這20天的時間內,只在北京和上海兩地停留過。攜程上查詢,一路上,旅途同機者中,沒有一個疑似病例的報道。因此,回家以后,沒有刻意與家人隔離,但也自覺,沒有與在美的任何同學朋友相聚。周五晚,女兒身體略感不適時,卻和小外孫一起睡覺,母子相伴,整整一個晚上。

  

   一周以前,女婿在家,有輕微的感冒。以后老伴小外孫先后感染。老伴和小外孫低燒,老伴吃藥,小外孫喝水,體溫相繼恢復正常。

  

   女兒事后對我講,她在去醫院的途中,腦海里突然產生一系列的問號:自己突然發燒,萬一確認感染,老人孩子怎么辦?短短十來天,自己多次去過孩子的學校、健身房、超市、餐廳,怎么辦?前日,在韓國餐館吃飯時,碰到過四位老友,還相互擁抱過,怎么辦?腦海里快速掃描,回憶每一個曾經相遇的面孔……

  

   還有,女兒隨即想到,目前沒有工作,還沒有來得及買上保險,怎么辦???

  

   女兒是拿到美國一家著名企業的offer,才向在國內工作的那家外資企業提出辭呈的。那家企業也是非常著名的世界五百強企業。女兒說過,這是職場道德。因此,兩個企業之間的工作,以及個人保險,并不是無縫對接,它們之間有一個月左右的空檔期。

  

  

   在我呆在家中,焦急地等待女兒去醫院診斷消息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封萬里之外的微信。這是我的一位微友,曉秋老師,發給我的。她勸我回歸一個群。這個群,有我很多尊敬的微友,他們中,有許多有才華有學識的朋友。幾個月前,我因故從那個群退出了。這個群,剛剛恢復,有幾個微友都勸我回歸,我不便一一答復。但曉秋老師的微信,我必須第一時間回答,原因是,她是十多年的癌癥患者。我怕怠慢,于是對她對一人簡單地講述了女兒的低燒,我無法分身,順便寥寥幾句,講起我暫不回群的理由。

  

   自在群里認識曉秋老師開始,我一直都不認為曉秋老師所患的癌癥是一種病。她堅強,泰然,熱情。癌癥只是她生命進程中的一個伴侶,是她生命長河中的一朵浪花而已。

  

   在我看來,曉秋老師身上,卻有另外兩種“病”,而且,病得不輕。一個是“職業病”,一個是“情感病”。

  

   曉秋老師新三屆人,畢業以后,任中學語文高級教師,多年以來兢兢業業,贏得了學生們的尊敬和愛戴。退休以后開始寫作,文章寫得好,洗練,傳神,得到朋友們的一致好評。入群以后,對幾乎所有新三屆作者的文章,都認真閱讀。除了給出專業的評論之外,還指出文章中的錯別字,或用語不當之處。用她本人的話說,是“職業習慣”,武漢人稱之為“職業病”。

  

   我就看到過,她一口氣讀完群里一位作家的一部鴻篇巨制《工人》后的表現,除了給出了高度的贊許之外,竟然挑出了二十余處,錯別字或用語不當之處。那可是正式出版的作品,經過編輯們認真審閱過了的啊。這讓那位編輯出身的作家大為佩服,還專門寫過一篇文章表達過感慨。

  

   她的“情感病”,我也有幸看到。她在群里看到朋友們談起呼倫貝爾大草原時,馬上邀請群友門去那里一游,說她是那里的人,請他們吃那里的羊肉。

  

   我沒有在群里回應。我去過呼倫貝爾大草原,喜歡那里的藍天、白云、綠草、低丘、湖泊、駿馬、牛羊,當然,還有那首著名的歌曲,《呼倫貝爾大草原》。

  

  

   很早,讀到過蕭伯納的一句話,印象極深:如果你有一個蘋果,我有一個蘋果,我們兩人交換,一個人還是一個蘋果。但如果你有一個思想(idea),我有一個思想(idea),我們兩人交換,一個人則有兩個思想(idea)。

  

   當今微信群,方興未艾。很多從前素不相識的人,濟濟一堂。他們之間大多沒有利益糾葛,怎么會走到一起的呢?我以為,是靈魂的共鳴,思想的碰撞,知識的交流,心情的愉悅。如果不具備以上前提,有什么必要呆在一起呢?這是我回答曉秋老師等幾位我所尊敬的微友勸我歸群的話。

  

   但親人則不同。即便有代溝,即便在重大的歷史問題上有不同的看法,即便在價值判斷上有不同的標準,造成一時的“代隔”,都不會分離。原因很簡單:血濃于水。

  

   女兒比我同年齡時期,優秀得太多。不知是她嫌我人老啰嗦,還是怕讓我們兩老擔心?但凡她遇到困難,都從不向我們道出一聲。這次也沒有例外。

  

   大半天過去了,她覺得該說了,她才將她到醫院去后的部分圖片及就診情況,陸陸續續地,發給在家焦急萬分的父母。她說,

  

   美國的醫生護士心臟好大。她進院后,就向前臺的護士表明,她是兩周以內剛剛從中國來的發燒者,這位護士僅僅“哦”了一聲,口罩和手套都沒有戴上,就和她交換紙筆,簽署了相關文件。

  

   護士帶她去了一個小單間,路過醫院大廳時,看到了兩個華人老者,戴上普通口罩,坐等候診。在這個小單間里,直到量體溫的護士進來,她都沒有機會與任何人接觸。這個護士僅僅戴上了普通的醫用口罩和手套,和她沒有保持想象中的距離。

  

   但稍后不久,與她接觸的第三個人進來,讓女兒的心一下子懸了上來。

  

   這是該院傳染病專家,進來時,穿上防護衣,戴上N95口罩,全副武裝,坐在她對面,保持2米的距離。

  

   女兒馬上想到簽署文件上的責任和義務,瞬間凌亂。

  

   看到女兒緊張,這位專家馬上說,你感染的概率極其低微,只是出于謹慎,排查一下。為了安慰,這位女專家還特地加上一句話,“親愛的,你的指甲真漂亮。”

  

   專家走后,女兒一個人在獨立間焦急地等待,直到第四位醫護人員進來。他是一位男士,需要在女兒的喉嚨部刮樣送檢。在女兒摘下口罩那一時刻,他不禁感嘆,“啊,這么年輕!我也應該讓你看看,口罩里面的我,是什么模樣?”說著,心臟超大地,閃開口罩,還沒有等我女兒看個清白,便帶上樣品,超然而去。

  

   這是醫院嗎?是美國的醫院嗎?這么小心翼翼地注重病人的心理感受。我怎么感覺好像是一個心理及情感的實驗室啊。

  

  

周日,女兒燒退,排除擔憂,心情大好。她要帶我們全家到小區隔壁的一個公園去游玩。女兒居住的小區,我非常喜歡。它坐落在綠樹覆蓋的丘陵地帶。小區內的建筑,風格不一,錯落有致,在參天大樹中若隱若現。無數松鼠,各種花色的小鳥大鳥,以及三三兩兩的梅花鹿,徜徉其間,本身就是一道道美麗的風景,(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新冠肺炎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20107.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13481.live)。

3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