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鈞:我的叔父吳開晉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07 次 更新時間:2020-02-12 23:51:47

進入專題: 吳開晉  

吳鈞  

   我的叔父吳開晉先生去世整一個月的日子,北京下了紛紛揚揚的大雪,為開晉叔熱愛和歌頌過的這片土地披上了潔白的素裝,天地間一切仿佛都還沉浸在對開晉叔的追思中。2019年12月6日晚,開晉叔走了。他靜靜地躺在北京醫院的病床上,含著微笑離開了他無限熱愛著的詩壇和無限眷戀著他的親人和朋友們。

   叔父走后的這些日子,他的音容笑貌經常浮現在我的眼前。叔父在86年的一生中辛勞奔波,鞠躬盡瘁,他不僅留下了很多膾炙人口的新詩,還創新發展了中國新詩理論。他的一生在吉林大學上學、留校任教共23年,在家鄉的山東大學生活和工作了40余載,在這兩所著名高校他勤奮忘我地工作,大力培養青年學子,桃李滿園,詩友遍天下。

  

   艱辛波折的傳奇人生

  

   我們的家鄉位于渤海之濱的山東省沾化縣,沾化吳氏世代以耕讀傳家。據族譜記載,自明朝萬歷年間三世祖始,至清末廢除科舉的三百多年間,共有二百多位沾化吳氏學子考取了功名。我的祖父吳赤云早年投身孫中山領導的革命,是山東民革的創始人之一。開晉叔的外祖父勞長年當過武舉人,在家鄉陽信縣開過“隆和”的商鋪,其祖上也是山東陽信縣的耕讀人家,家族出過勞乃宣等大文人。母親勞青云本是大家閨秀,但她生長在戰爭動亂的年代,是在清貧艱辛中度過一生的。1934年11月3日開晉叔父出生在山東省陽信縣西北村外祖父勞長年家的土炕上。記得我父親早年常對我講述他這個三弟出生時的傳奇故事。開晉叔出生時,成百上千的烏鴉鋪天蓋地飛來,停落在院子里的大槐樹上、房檐下、墻頭上。我祖母說,它們是我開晉叔帶來的三千烏鴉兵,開晉叔將來準能成大器。后來開晉叔也說過,論帶兵打仗,他不如我的祖父吳赤云先生,祖父吳赤云早年參加革命,曾當過山東別動隊司令,打過張宗昌、討伐過袁世凱。但開晉叔在他56歲時曾寫詩自敘:“我統率著萬千漢字的隊伍,在一塊塊方格里耕耘,再把血汗澆灌進去,培育一個個如花的清晨”。開晉叔是當了統帥萬千“漢字”的司令,是在詩歌的王國領兵作戰的將軍。

   開晉叔父的童年生活是在老家沾化于河村度過的。當時祖父吳赤云在外從事抗日活動,我家的生活全靠祖母領著幾個孩子耕種九畝薄地,日子過得很是清貧。曾祖父吳朝海生前一直在省城濟南教書,抗戰開始遂回老家沾化于河村又辦了私塾,收教失學的本村孩子。開晉叔從小就跟著祖父讀書,他的古文基礎就是從小跟著祖父吳朝海先生讀私塾時打下的。

   1946年春,祖父吳赤云捎信接12歲的開晉叔去北平念書。開晉叔先是在北平一所教會學校匯文小學讀書,后來跳級轉入市立七中。課余他又是活躍熱情充滿朝氣的,經常寫詩發文。1949年5月,開晉叔和幾個同學一起去報考華北大學三部被成功錄取,華大三部是由延安魯藝遷北平后,與原華北大學合并的部隊文藝院校,校長為吳玉章先生。在這里開晉叔穿上了灰軍裝,成為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1949年的六七月份,為了迎接全國政協籌備會的開幕,學校要排練《人民勝利萬歲》的大型歌舞。開晉叔那時才15歲,他和幾名小同學被分配到荷花燈舞組,由胡沙老師親自導演排練。經過緊張的集中彩排,政協籌備會開會時進行了成功的演出。開晉叔回憶說,那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日子,演出地點在中南海懷仁堂,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登臺表演,很是緊張。當他們這些小演員演出結束正準備走出后臺時,忽然看到身材魁梧的毛主席走過來,大家歡呼雀躍一起涌上前來,毛主席親切地和小演員們一一握手。開晉叔也握住了毛主席的手,當天興奮得一夜都睡不著覺。開晉叔那時是15歲的小戰士,能參加毛主席觀看的演出并和毛主席握手,這算得上是又一次傳奇的人生經歷。

   在華大三部文藝部的學習于1949年10月開國大典前就結束了。此后開晉叔和其他一些年齡小的學員,一起被轉入新成立的中央戲劇學院普通科。1950年9月,開晉叔在中央戲劇學院普通科一期的學習結業。他和十幾名同學被分配到了當時的部隊文工團。從此,開晉叔正式參軍了,那年才16歲的他被分到了創作組當創作員。他在此期間為連隊寫歌詞、編小劇、演唱詞等,從這里起步他對文學藝術更加熱愛了。

   正式參軍后不到一個月,朝鮮戰爭就爆發了。開晉叔所在的部隊奉命赴東北執行戰備任務,為“抗美援朝”提供后勤支援。1952年1月新年伊始,開晉叔就隨部隊開拔赴朝鮮戰場了。他和文工團的戰士們一起,經受戰爭惡劣環境的考驗。文工團的戰士除了排練節目下連隊演出外,還要承擔物質運輸車輛的裝卸任務,以及急需物資的保衛工作、負責主要公路的防空哨工作。夜晚美國鬼子的飛機一來,我軍設置的連環防空哨就接力打槍報警。所以文工團的戰士們要能文能武,不但會演出,還要會打槍,不但要會打防空槍,還要會排除敵飛扔下的定時炸彈和蝴蝶彈(一種像張翅飛翔的蝴蝶一樣的、一碰就炸的炸彈)。在朝鮮的這幾年部隊生活中,開晉叔在槍林彈雨的炮火中接受戰爭的洗禮,成長為堅強的志愿軍戰士。開晉叔記得他為犧牲的戰友寫的《金達萊的懷念》一文,為戰士們所喜愛和傳頌。正是因為開晉叔有著抗美援朝參軍打仗的對殘酷戰爭的親身體會,他才能寫出后來獲得世界詩人大會慶祝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的感人詩篇《土地的記憶》。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經受炮火考驗的經歷又是開晉叔一個傳奇的故事。

   1955年開晉叔報考了東北人民大學(后為吉林大學)中文系。在這里開晉叔得到了一批名教授的指點與教導。在這里開晉叔對中外古典文學、現當代文學有了系統的學習,1958年10月開晉叔提前畢業留校任助教,后來擔任了中文系寫作教研室的主任,講授“民間文學”“寫作”“創作論”等課程。在吉大期間,開晉叔常帶著學生下鄉采風,他的足跡踏遍了長白山林區和草原,他收集當地的民歌和民間故事,豐富自己的閱歷和擴大寫作視野,這都為后來形成他自己清新樸素、簡潔優美的詩歌風格奠定了基礎。

   從1958年留校到1978年調到山東大學任教,開晉叔在吉林大學中文系任教20年。自1978年元月調回家鄉的山東大學,開晉叔在這里教學、創作、生活了41個年頭。這期間他有著艱難曲折而豐富多彩的生活,他留給我們許多優美的詩歌和耐人反復閱讀的人生大書,值得我們追憶和懷念。

  

   教學與創作如花綻放

  

   開晉叔父在吉林大學期間,主要致力于在民間文學的教學和論著。他除了上課,就帶著學生多次下鄉“采風”,四處奔波搜集民歌、民間故事和民歌諺語整理出版。此外為講授民間文學的課程他還主編了《民間文學概論》的教材,正如開晉叔說的,他的生活和他的筆名吳辛一個樣。然而,辛勤的汗水換來了他在民間文學領域的豐碩成果。開晉叔整理出版了《百花點將臺》《“小傻子”兵進烏拉街》等地方風物傳說和民間故事,《百花點將臺》后來還獲得了省里的文學獎。他主編的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金鳳》《吉林民間傳說故事集》《吉林動物故事集》等書在當時都很受歡迎,1960年7月開晉叔作為吉林省的代表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第三次文代會,在中國民間文學文學研究界成為一顆閃亮的新星。文革期間學校停課,開晉叔帶領全家下鄉插隊兩年多,經歷了許多生活的艱辛磨難,也豐富了寫作與詩歌創作的經驗。1972年返回吉大,開晉叔為學生開的課為《創作與評論》,他帶領學生進行創作體驗,這批學生中很多后來都成為著名的學者與作家。1974年,他先后兩次去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改稿《校園春光》,在這里結識了也來改稿的山東著名作家郭澄清先生,郭先生是來修改待出版的小說《大刀記》的,開晉叔與郭先生一見如故,天南海北無所不談,由此結下了牢固的友誼。后來開晉叔為郭先生《大刀記》的再版與傳播鼎力相助、奔走呼喚,成為文學界的一段佳話。郭澄清先生的兒子郭洪志在《我看到了文學的真誠意義》一文中深情緬懷開晉叔,決心做開晉叔這樣的人,令人感動不已。

   1978年開晉叔調回家鄉的山東大學后,他的學術研究和詩歌創作更上一層樓。他先后擔任講師、副教授、教授等職,還曾擔任中文系的副系主任。他先后為本科生和研究生開設“中國當代文學”“現當代詩歌研究”“現代詩歌藝術論”“現代外國詩歌研究”“中國新時期文學”等課程。在教學的同時,開晉叔還帶領學生進行詩歌創作。1978年春,文革后恢復高考的第一屆1977級學生入校,1978年夏,1978級的學生也入校了。這兩屆學生渴求知識,創作熱情和寫作水平都較高,當時中文系的學生組織了“云帆詩社”和“沃野詩社”,學生們聘請了高蘭先生和開晉叔做他們的指導老師,詩社的學生們創作卓有成效。到1979級學生入校時,前兩屆學生的好學風帶動和感染著新同學,詩社的隊伍就更壯大了。山大中文系濃厚的讀書氣氛和詩社的成就受到當時兄弟院校和很多詩人作家的關注和好評。后來開晉叔和高蘭先生一起共同招收現代詩歌研究的研究生,高先生講現代詩歌,開晉叔講當代詩歌,他們共同培養的研究生中有后來成為西南師大詩歌研究所的教授博導的陳本益,還有畢業后在山東省社科院工作、后調回山東大學的章亞昕教授。每年的研究生畢業論文答辯,開晉叔都會請北京的謝冕老師來做答辯委員會主席,開晉叔還推薦他帶的碩士生跟著謝冕老師讀博士,由此,他與謝老師也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可算是開晉叔論著的高峰期。這期間他發表了一系列的詩歌評論著作,詩歌創作的藝術也日益趨于精湛,例如1986年創作的抒情詩《鹿回頭》《鯉魚山》《山之魂》等。在《山之魂》一首中,他這樣寫道:“群山從灼熱的烈焰中掙出了母體/向上,向上/向往飛騰的變為雄鷹/向往奔馳的變為猛獅/向往跳躍的長成猿猴/向往長泳的成為巨鯨/向往跋涉的長成駱駝/向往騰飛的長成巨龍——”(吳開晉《月牙泉》,百花文藝出版社1994年版,第9頁)。他以詩人豐富的想象力描繪了群山在地球母腹中孕育,向往成為天空的巨龍和雄鷹、大海的巨鯨、草原奔跑的雄獅,但大地母親拋出一條綠色的絲帶,化作美麗的漓江將他們全都攔抱在懷里。這些詩歌意象奇特、語言優美,令人讀來印象深刻。由此也逐步形成了他自己優美樸實、親切舒緩的詩風,奠定了他的詩學理論基礎。1995年春,開晉叔囑我翻譯他的詩歌《土地的記憶》,此詩歌獲得了以色列米瑞姆·林德勃哥詩歌和平獎。評委會對此詩歌的評語為:“一首扣人心弦的、凝聚了反對惡勢力的、充滿感情的詩篇。詩歌通過非凡的隱喻手法,表現了犧牲者的痛苦和反對惡魔的仇恨。”開晉叔的詩歌獲獎后,有了更多的新詩創作發表。例如2013年出版的《吳開晉詩文選》上下冊,其中還收錄了我為開晉叔英譯的詩歌一百首。開晉叔一生寫的這許多優美的新詩,為中國新詩的發展壯大樹立了光輝的典范。

  

   詩歌理論研究獨樹一幟

  

開晉叔的詩歌理論是獨樹一幟別開新面的。根據他的學生山東大學耿建華教授的回憶,開晉叔1982年出版的詩學專著《現代詩歌名篇選讀》曾多次再版,發行量達十余萬冊。本著作對詩歌賞析式的評論具有開拓性的意義。1986年開晉叔出版了40萬字的專著《現代詩歌藝術與欣賞》,當時新華社還發了電訊稿,評價本著作具有"完整的詩學體系",系統論述了現代詩歌創作的理論、詩的意象、詩的語言、詩的風格流派,以及新詩的發展方向與趨勢等多個方面。1991年由他主編的《新時期詩潮論》是進一步的“國內全面系統研究新時期詩歌的專著”,具有“開創意義”的新詩論。被評價為“中國當代詩歌研究中的里程碑”、本著作“開創性的功績將會載入文學史”。特別是在2018年秋天,已經85歲高齡的開晉叔還在思考中國新詩的問題,他不顧身體的病弱,不僅帶病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中國新詩百年紀念大會”,還寫出《新時期詩歌多元化藝術探索的再思考》一文。(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吳開晉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當代學人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20143.html
文章來源:中華讀書報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