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秀麗:關于西方新聞輿論的馬克思主義分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77 次 更新時間:2020-02-14 13:29:07

進入專題: 新聞輿論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   西方新聞傳媒  

苑秀麗  

  

   內容提要:當前對于西方新聞輿論存在一些錯誤認識, 認為馬克思和十月革命前的列寧全面肯定了資本主義新聞自由, 當代西方資本主義已經實現了新聞自由, 只有市場化才能實現新聞自由,西方新聞傳媒已經“去政治化”了, 西方新聞傳媒能夠始終堅持客觀性原則等。這些認識影響了對馬克思主義新聞自由思想、中國的新聞輿論狀況、黨在新聞輿論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認識, 我們必須進行辨別、評析。馬克思主義關于新聞輿論的科學認識為我們辨明、評析關于西方新聞輿論的錯誤觀點提供了理論武器。習近平總書記對新聞輿論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當前中國的新聞輿論工作要牢牢堅持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和方法, 切實貫徹落實黨對新聞輿論工作的要求和指導。

   關鍵詞:新聞輿論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 西方新聞傳媒

   作者簡介:苑秀麗, 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海南熱帶海洋學院理論創新基地研究員

   基金項目: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世界社會主義發展的現狀、主要問題與基本趨勢研究冶(18AGJ005) 的階段性成果

  

   2019年1月, 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聚焦全媒體時代和媒體融合發展, 體現對新聞傳媒的高度重視。黨的新聞輿論工作是黨的意識形態工作最前沿、最有影響力的陣地, 服務于黨和國家的工作全局。但是, 當前關于西方新聞輿論的錯誤認識影響了對馬克思主義的新聞自由思想、中國的新聞輿論狀況、黨在新聞輿論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的正確認識。這些錯誤觀點主要有:馬克思在早期就肯定了資本主義新聞自由, 當前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已經實現了新聞自由, 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卻沒有新聞自由;新聞自由是新聞事業的客觀要求, 只有實行市場化, 完全開放媒體市場才能實現新聞自由, 西方的市場化實現了新聞自由, 中國也應當完全開放新聞傳媒市場;西方新聞傳媒已經實現了“去政治化”, 因此, 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管理新聞傳媒是錯誤的, 也應該“去政治化”;西方的新聞傳媒能夠堅持客觀性原則, 不為任何人的意志所左右, 不被任何力量所動搖;等等。如何辨明、評析這些關于西方新聞輿論的紛亂認識呢? 我們要用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方法作指導,辨清西方新聞輿論亂象, 揭示其真相。本文通過對這些觀點的辨別、評析, 闡述馬克思主義關于新聞自由的基本認識, 揭示西方“新聞自由”的本質, 洞察西方新聞輿論的真相。

   一、透視資本主義“新聞自由冶的真面目

   有研究者認為, 馬克思和十月革命前的列寧全面肯定了資本主義的新聞自由。馬克思強調新聞出版自由的普遍性, 認為新聞出版自由是“人類精神的特權”, 是“普遍的權利”和“普遍自由”,而不是“個別人物的特權”。該研究者寫道:“‘十月革命’前, 列寧的新聞思想中出版自由思想占據重要地位。他對西方國家的政治自由(列寧通常把言論、信仰、出版、集會、結社、罷工這六項公民的自由權利合稱為‘政治自由’)評價相當高。他說:‘在美國, 自由是最充分的。’英國‘是世界上最富足、最自由和最先進的國家之一’, 在比利時‘政治自由早就成了公民的財富’等等。”該研究者認為, 列寧“掌握政權后, 只想搞專政, 就猛批新聞自由”。這些認識是對馬克思、列寧新聞自由思想的錯誤解讀。

   馬克思和列寧對資本主義新聞自由既肯定其進步性, 也揭露其局限性和弊端。有研究者就指出:“對國內很多拿新聞自由說事的人來說, 不但列寧早被否定或遺忘, 而且他們心中的馬克思也只是那個反對普魯士新聞檢查的馬克思, 而不是批判資本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對物質生產和精神生產的占有和支配的馬克思。”在馬克思看來, 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是資產階級反對封建專制制度的口號, 是資產階級用以宣傳思想、引導輿論、奪取政權的武器。新聞自由口號的提出反映了當時處于上升時期的資產階級反抗封建專制制度、發展資本主義的要求, 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新聞出版事業的發展。

   馬克思揭示了資本主義新聞自由的階級性、虛偽性。新聞自由到底應該遵從哪一個等級的要求呢? 哪一個等級要求的新聞自由權利能夠代表“每一個人”的、“普遍的權利”呢? 馬克思認為,“普遍的和廣泛的觀點幾乎完全不存在”。在階級社會中, 由于不同階級的存在, 并不存在普遍的、一致的新聞自由要求, 也不可能實現每一個人的、普遍的新聞自由。馬克思揭示了資本主義的新聞自由實際上是資產階級的自由。資產階級在掌權后雖然在法律上承認公民的言論出版自由權利, 但為維護其階級利益, 卻依靠自己擁有的經濟和政治權力限制工人階級和廣大民眾的權利。“普魯士資產階級在其反對封建社會和王權的斗爭中, 被迫以人民的名義為自己要求了一種武器——結社權、出版自由等等, 現在, 當受騙的人民已不再利用這種武器去擁護資產階級而流露出要利用它去反對資產階級這種危險意圖的時候, 難道不應當把人民手中的這種武器摧毀嗎?”馬克思還揭示出資本主義的新聞自由還是資本的自由。當西方主要國家的資產階級革命完成, 資本主義制度建立, 資產階級政權基本穩固后, 近代新聞業便成為資本家賺錢的工具。

   列寧對資本主義新聞自由的認識是前后一致的。列寧盛贊出版自由是一個偉大的口號,“反映了資產階級的進步性, 即反映了資產階級反對僧侶、國王、封建主和地主的斗爭”。同時列寧揭示在資本主義國家, 經濟上政治上占統治地位的是資產階級。他認為, 由于出版對經濟的要求, 對資本的依賴, 出版自由依然是少數人的自由, 是富人的自由,“在全世界, 凡是有資本家的地方, 所謂出版自由, 就是收買報紙、收買作家的自由, 就是買通、收買和炮制‘輿論’幫助資產階級的自由”。列寧深刻洞察到新聞輿論中的對立。在資產階級武力進攻新生的蘇維埃俄國的同時, 資產階級報刊和通訊社等新聞輿論機構對蘇維埃俄國進行誹謗、攻擊, 散布謠言, 片面報道。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對立決定了新聞出版領域也必然存在對立與斗爭。

   從當代資本主義國家新聞輿論的現狀來看, 新聞自由并沒有實現。我們可以看到, 資本主義國家對新聞輿論的管控是無處不在的, 媒體的自由采訪、自由通訊常常會受到政府或其他政治力量的限制、干涉和阻撓。比如, 1991年“海灣戰爭”期間, 美國政府對戰地新聞報道提出很多限制。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時, 要求媒體記者和新聞報道必須維護國家利益與價值觀念, 他們必須配合政府從正面報道戰爭。在2003 年美國“特工門”事件中, 我們可以看到美國政府對新聞自由的任意踐踏:披露這一事件的《紐約時報》記者朱迪斯·米勒因拒絕向法院透露秘密消息來源被判處藐視法庭罪入獄。2013年5月, 美國司法部秘密竊取美聯社記者和編輯2個月的電話通話記錄, 以尋找向美聯社提供秘密消息的人。

   資本主義私有制度決定了新聞自由無法實現。盡管西方新聞媒體自我標榜“對事實負責”“為公眾服務”, 但是在資本主義私有制下, 新聞傳媒歸私人所有, 資本家為了自己的利益會決定和影響新聞傳媒的立場和取向, 會對記者進行嚴格管控和干涉。比如,《華爾街日報》于2007年被傳媒大亨默多克買下, 默多克以利用媒體影響政界和商界著稱。2017年前后, 數十名記者、編輯及其他員工離開了《華爾街日報》, 主要原因是他們認為默多克與特朗普的緊密關系影響了該報的立場,無法進行公正的報道。默多克的立場使該報對特朗普不利的報道、文章無法發表。

   西方新聞傳媒并不是一種絕對自由、獨立和批判的社會力量, 不是“第四權力”, 記者不是“無冕之王”。在西方世界, 新聞傳媒同總統等政治力量、大資本家的妥協, 對不良現象的包庇才是常態。西方新聞媒體、記者有批評權, 他們可以對政府的政策、執政黨的執政能力、公眾人物的表現, 或社會上的不良現象進行批評, 但是, 這有非常嚴格的限度, 他們往往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不得不屈服于政府、政黨、大資本以及市場, 約束和控制新聞輿論。這才是標榜新聞自由的西方國家的現實。

   所以說, 在資本主義國家, “新聞自由”只能是紙面上的、形式上的自由, 廣大民眾無法真正享有。“一些西方國家不管是爭取還是限制新聞自由, 都出于維護自身階級利益的需要。也正因為此, 新聞自由有時作為一種目的, 有時它又作為一種手段。當要從敵對者手中爭取新聞自由的時候,它是一種目的, 他們會把它寫在自己的旗幟上;而當自己爭得了新聞自由的時候, 它便成了一種維護自身利益、實現更高的政治和經濟目標、服務其政治和經濟制度的手段。”資本主義“新聞自由”的幌子遮蔽了西方新聞輿論的真相和本質, 對此我們應當有清醒的認識和理性的判斷。

   二、西方的新聞傳媒市場化并沒有實現新聞自由

   有研究者提出, 新聞傳媒要做到“客觀公正地報道事實, 要擺脫外界干涉。必須首先要在經濟上實現獨立。使媒體在經濟上實現獨立, 唯一的辦法只有深化媒體市場化改革, 擺脫其他利益集團的綁架, 才能為媒體提供經濟保障從而使其言論自由”。但是, 西方新聞傳媒的市場化并不意味著就能實現新聞自由。在資本主義制度下, 新聞傳媒的市場化就是私有化、資本化, 市場化限制甚至剝奪了民眾的話語權, 民眾的新聞自由依然無法實現。

   馬克思已經看到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新聞出版受到經濟的制約。1847年9月, 共產主義者同盟建立了自己的機關刊物《共產主義雜志》, 但是, 當時工人政黨不僅面臨的政治環境惡劣, 而且經濟力量也十分薄弱, 新聞出版需要錢, 工人報刊很難長期存在并發揮巨大影響力。列寧也揭示出:“資產階級個人主義者先生們, 我們應當告訴你們, 你們那些關于絕對自由的言論不過是一種偽善而已。在以金錢勢力為基礎的社會中, 在廣大勞動者一貧如洗而一小撮富人過著寄生生活的社會中,不可能有實際的和真正的‘自由’。”

   在當代資本主義新聞傳媒市場化下, 興辦和經營新聞傳媒需要大量的資金, 普通民眾根本無法負擔。“由于種種原因, 特別是資本的壟斷, 已使絕大多數人喪失了這種自由的權利。他們無力進入需要巨額資金的傳播領域, 無力確保自己的言行能夠自由地發表和傳播, 也無力拒絕強加給他們的、來自壟斷傳媒的少數人的聲音。人們發現, 隨著壟斷的加劇, 以往美妙的新聞自由僅僅成為資本擁有者的‘自由’和‘護身符’了, 而大眾則在資本這一現實力量的制約下, 實際上已喪失了所謂的‘新聞自由’。”面對這樣的現實, 有研究者提出:“新聞自由的關鍵, 不在于要不要言論表達的自由, 而在于誰的自由——是媒體擁有者的自由, 還是全體人民的自由? 誰的需要——是商業牟利和資本積累的需要, 還是人民言論表達的需要?”在大資本、大財團控制新聞傳媒的西方國家,“沒有能力擁有媒體或成為廣告商的廣大民眾在媒體上的表達權利, 包括這些媒體所雇傭的新聞工作者的表達權利, 就會從屬于媒體所有者的私人產權和在此基礎上形成的階級權力, 從而導致少數‘豪民’或‘豪民’階級劫持人民的出版自由權利”。市場新聞業的發展把新聞自由越來越歸屬到一小部分富有的資本家手中。

西方資本主義的市場化并不能使新聞傳媒成為“社會公器”, 成為監督國家的“第四權力”, 市場方式運作并不能保證新聞傳媒的獨立性和自主性。在西方的市場化條件下, 新聞業越來越變成了“市場新聞業”“商業新聞業”, 這是一種以市場為導向、以經濟利益為首要目標的運營方式。西方新聞傳媒以營利為目的, 它們為了自己的私利, 為了謀取不正當的利益, 會與商業機構、經濟組織、廣告主、政治集團等沆瀣一氣。大財團控制下的新聞傳媒往往為了自己的商業利益或政治利益, 毫不顧忌新聞傳媒的社會責任。比如, 在記者的觀點或報道與新聞傳媒公司發生分歧時,(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新聞輿論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   西方新聞傳媒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新聞傳播學 > 理論新聞學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20156.html
文章來源:《馬克思主義研究》2019年第6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