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厚 劉悅笛:歷史、倫理與形而上學(中)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34 次 更新時間:2020-02-15 00:07:00

進入專題: 歷史   倫理   形而上學  

李澤厚 (進入專欄)   劉悅笛  

   良知不只是知

  

   李澤厚(以下簡稱李):你講“良知非知”,遭到圍攻沒有?

   劉悅笛(以下簡稱劉):有批評,在中國人民大學“良知與認知”的會上。

   李:“良知非知”,是不是你的題目?

   劉:對。

   李:良知不只是知,加個字就不受圍攻了。

   劉:為何?

   李:你看,我講的道德有三要素,不只是知嘛……

   劉:什么意思?

   李:三要素中只有觀念是知。

   劉:什么意義上的知?

   李:你對父親要孝敬,首先要認識誰是你的父親,母親教小孩要愛爸爸,要聽爸爸的話等等,這不就是知嘛?!起碼的知。

   劉:那是,但要孝敬與認識誰,不是一個知。

   李:你對人的態度、要求、作為,首先總要認識這個人是什么人嗎,你的作為也是因人而異,對父母親對兄弟和朋友便有不同,不同的朋友也有不同,任何倫理規范和道德行為都要一定的規定、要求,就是知嘛。任何道德觀念,總有認識因素在內。

   劉:那良知就是知啦?記得您否定過!

   李:正是如此,良知是以“直覺形式”表現出來的“知”,它不只是知嘛。良知還需要意念和情感的幫忙嘛。

   劉:就是潛在的了吧?

   李:有潛在也有并不潛在,有自己明確意識到,也有未意識到的。看上去是不經過思考,實際是因為長期在某種環境中長大,變為了習慣意識,其中包括意念鍛煉(如克己)和情感,它就是廣義的“教育”,教育當然離不開“知”。

   劉:的確是養成的,更多是后天的。

   李:這是常識。前面已說,例如“孝”不是什么抽象玄奧的空洞觀念,孝的行為都有其具體內容,其中既包含大量認識(即觀念),也包含意念和情感。

   劉:但這是要點。

   李:要點往往很簡單,我講的三個要素很簡單但很重要。

   劉:都很重要?哪個更重要?

   李:以前不是說過多次,最重要的是意志。

   劉:想(善良)還是做(善行)?

   李:想做就做了,我強調道德是做的問題,不是什么知和想和如何知、想的問題。

   劉:哦,知行合一,最終要化作行。

   李:總之,你不做,只想做,那不算道德。想了便能做,就靠決心、意志。Kant 以為知道該做就能做,其實不然,他那理性實在是太純粹(pure)了。

   劉:要點就在這里,一方面表現為直覺,另一方面意志驅動嘛。

   李:觀念、情感,經過意志決定表現為直覺,就是良知。你們大講孟子,都主要講四心,惻隱、愛等,我則強調孟子講“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即長期培養鍛煉出來的自由意志,才有“雖千萬人吾往矣”,我強調孟子的“三不”精神(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它培育出了中國士大夫知識人中不少的圣賢豪杰,是魯迅所說的中國的脊梁,兩千多年傳承不斷,如此悠久強勁,其他文化似不多見。

   劉:清人凌廷堪說:“當其將盛也, 一二豪杰振而興之, 千百庸眾忿而爭之; 及其既衰也, 千百庸眾坐而廢之, 一二豪杰守而待之。”(《校禮堂文集》卷四《辨學》)這才是走自己的路,“雖千萬人吾往矣”。

   李:精當準確。我強調鍛煉意志,我以為王陽明知行合一,正是如此。良知良能均是積淀的產物。長期的努力結果就變成好像是天生或天賜的。

   劉:沒錯,這是歷史積淀論。良知乃是積淀而成。

   李:我說“積淀”已幾十年,人們總常批評說,這是強加理性于感性,抑制了個性。我多次指明,恰好相反,因為每個人的先天后天均不相同,因之積淀也人各不同,恰恰是極大的張揚了、展開了、發展了個性的獨特性,這在道德上也表現得很明顯。

  

   “自由意志”問題

  

   劉:這涉及近來熱鬧討論的人工智能有否自由意志的問題。

   李:上兩篇我們的雜談里,我便說過,我的意見是,自由意志不是自然科學或腦科學的問題。

   劉:難道僅是個倫理問題?

   李:任何科技里都講因果性,從來沒有什么離開因果的“自由”。自由在Kant 那里是與靈魂、上帝相提并論的積極的“先驗幻相”。

   劉:對。

   李:但是,人在倫理學上有自由意志,什么意思呢?因為即使你是自由意志,也還是有因果性的,但由于牽涉到個體與個體、與群體的關系,就不同了,就有這個“自由”即自由選擇的問題了。

   劉:自由為何?

   李:因為它不是個體或個體腦子中的事情,它涉及個體與個體、個體與群體的關系。它不是一個科學問題,它是一個社會問題。

   劉:自由意志當然是在社會選擇中完成的,但是當今西方心理科學和心靈哲學的主流之一,卻是試圖用科學原則去解讀人類自由意志的本質。

   李:關系到個體與社會的關系,你選擇干這件事情,還是不干這件事情——干還是不干,都有因果。所以在訴訟中,律師們總要找出犯人所作所為并非犯人自己所能控制、選擇的各種原因,如精神失常、環境所逼、一時沖動等,這其實就說明任何行為包括所謂自由意志下的行為,也仍然受因果律的支配,是有原因的,因此我們說“自由”擺脫了因果,是說擺脫了即不著意不顧及對自己不利的因果,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顧時空、因果、關系等現象界即現實的認識的范疇限制和決定。

   劉:這是社會性因果,自然有無因果性?

   李:很多人對這個就是搞不清楚,因此,它就不是一個個體神經的問題。不管有什么你不能控制或未曾意識的原因就這樣而不是那樣做了,這個“做”便是由你的道德三要素所驅使你的“自由”,即所謂“自由選擇”,你就得對這個“自由”負責。這就是“自由意志”。這個選擇對社會有利還是有害?倫理學便規范這個!所以它不是一個腦子決定或者不決定的問題,都是腦子決定的,腦子決定是有原因的,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選擇了這個行為,你對社會群體就有責任,所以是倫理學問題。

   劉:責任當然是倫理問題,“責任倫理”如今也很盛。

   李:它是個倫理問題,不是個認識論問題,也不是神經與意識等認識因果問題。人工智能的所謂“自由意志”實際是被包含在人為軟件設計的復雜因果鏈中的,所以與自由意志無關。

   劉:所以您反對當今用科學方法,如腦科學,來證明自由意志的做法,也反對心靈哲學,給自由意志提供一個理論基礎。

   李:恰恰腦科學是對的,它證明沒有自由意志!

   劉:嗯,另一種科學論證。

   李:我記得我們在哲學對談中不是講過嘛,自然科學家不承認有什么自由意志。

   劉:這是個大問題,自由是否遵循因果律?

   李:你把兩者放在一起就不對,你可以翻翻我那本講Kant的書,自由是相對因果來說的嘛,所以自由是一種先驗幻象,但是這個幻象有很重要的積極作用嘛。

   劉:到底何為因果?

   李:我引一段我在《批判哲學的批判》里面的話:“在這里,因果不是線性的機械決定論,系統的復雜結構形成了多元和網狀的因果,可能性的選擇數字極大。而任一選擇對整體系統和結構均將產生影響。所以不能把總體過程當成是機械決定論的必然,必須極大地注意偶然性、多樣的可能性和選擇性。”

   劉:這個論述具體。

   李:所以我說自由意志,只有在倫理上有意義,在科學上沒有意義。

   劉:這是你的理解,但與我近期仔細閱讀的思辨實在論,英文就是Speculative Realism,應該說是大相徑庭。

   李:我素來不管別人如何說,即使是當代名人、權威。

   劉:但你也說“美是自由的形式”等等嗎?

   李:我這里只講“自由意志”問題,不涉及“自由”這個詞匯的其他含義及其使用。“自由”據說有200 多種含義。

   劉:2011年出版了Searle《新世紀中的哲學》。

   李:我前面已講了Searle,不論他的品行,但我同意他的一些觀點,例如他是主張身心一元論而不是心靈哲學的身心二元論等學派。這本宏觀論的書,倒是相當明確干脆的。現在哲學都在走向專業化、碎片化,細致鉆研探討哲學特別是哲學史上的專題和細目,總之是向科學看齊吧,這很好,但已很不容易看懂,如分析哲學走向心靈哲學,我認為很好,與我設想和多年提出的“走出語言,走向心理”的總路線完全符合,但是這些心靈哲學的文章,我已看不懂了,缺少專業知識,與我講的“大眾哲學”大不相同。大眾哲學早被后現代批判為“假大空”的廢話了。在中國,也是日漸專業化、碎片化了,這也很好。但在思想層面,其主要特征卻是前現代與后現代合流反現代。1995 年我在中山大學講過,不幸而言中,不必多說了。

   劉:Searle要拋棄懷疑論。

   李:所謂懷疑論就是后現代嘛。

   劉:后現代主義是當代懷疑論。

   李:懷疑一切存在嗎?懷疑有什么客觀規律?沒有嘛,不只是上帝死了,人也死了嘛,自我也沒有了嘛。最終就走到前面提到的“什么都行”。

  

   倫理道德的三條基本來路

  

   李:再回到倫理學,你說倫理道德到底是哪兒來的?

   劉:追問歷史根源?這是您的思維特色。

   李:我認為,都從歷史而來,倫理是歷史的外積累,道德是心理的內積累,亦即積淀,即文化心理結構或個體的情理結構。社會倫理必須體現在個體道德行為上,特別是當今盛倡的美德倫理,講究的不是“應該”做什么樣的事,而是“應該”做什么樣的“人”,于是便從個體內在的修養、功夫出發。為何能有道德,能成圣成賢,可能這就是所謂“心學”吧,但我認為從頭說來,仍然只有三個來路。

   劉:哪三個?

   李:其實這又是重復上面講過的良知和直覺問題。第一個是動物性。

   劉:本能!

   李:動物本能。

   劉:這是基礎性追問。

   李:中國學者一般都不大接受動物本能說。多次講過,外國好些學者接受,認為動物有道德。人的道德只是它的發展而已。

   劉:中國早有人禽之辯。第二個呢?

   李:第二個是天賜的了。所以大講先驗、超驗,這一直是學界主流,但這“先驗”又從哪里來或如何可得來,誰也沒有講清楚。天賜?何時所賜?一生下來“天”就“賜”了?那與動物本能又有何不同?

劉:也形成了一種先驗幻象,無論中外。(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李澤厚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歷史   倫理   形而上學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中國哲學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20175.html
文章來源:探索與爭鳴雜志 微信公號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