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力剛:非常事乃非常人所作

——讀兩本關于作曲家杜鳴心先生的書有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185 次 更新時間:2020-02-17 17:33:37

進入專題: 杜鳴心   音樂   作曲家   讀書  

鄭力剛 (進入專欄)  

  

   由于時代的原因,憑良心說,筆者 1986年離開大陸之前聽過的音樂,絕大多數可以說是“嘔啞嘲哳難為聽”。但1985年10月12日,在北京海淀影劇院杜鳴心先生的第一小提琴協奏曲(1982),通過日本小提琴家西崎崇子的琴音卻讓在下有“如聽仙樂耳暫明”之感。而這一經歷,也讓筆者在2008年寫的一篇回憶長文《故都聽樂記》中感嘆,“昔卞和因楚庭無人識其絕世珍玉而痛哭于楚山之下,余今惜國人不識杜鳴心先生的《一九八二》!”

  

   去年秋,一位朋友提到他仿佛記得在一本關于杜鳴心先生的傳記中看到我的這篇文章。接下來我的搜索和寫信導致了與此傳記(《杜鳴心——大音希聲》,秀夫著,中國文聯出版社,2014。下文簡稱《大音希聲》)的作者結識并成為朋友。通過他,又讀到了杜鳴心先生的夫人張平女士寫的《葉葉生清音——記我與作曲家杜鳴心的生活》(中央音樂學院出版社,2016)這本讓我很喜愛的書。

  

杜鳴心

  

   秀夫先生做了件功德無量的事情。對于其寫傳記所付出的心血,深為感動。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能寫杜先生傳奇的生平,但在下更相信杜先生看重的是人們對他的音樂的理解和評價。能做到讓杜先生和后人在這個意義上滿意是很難的。秀夫做出了最好的努力,在杜先生及夫人,還有其朋友和學生的幫助下完成了此書。

  

   承蒙杜先生,杜夫人,和秀夫先生的厚愛,筆者2008年回憶1985年秋天在“海淀影劇院”聽西崎崇子演奏先生的第一小提琴協奏曲的文章《故都聽樂記》的《惜國人不識一九八二》得以收錄在《大音希聲》書中。看著白紙上自己的拙文,不由得有狗尾續貂,佛頭著糞之感,慚愧!唯一可說的是筆者與杜先生素昧生平,34年前他的音樂(特別是第二樂章)通過西崎崇子的琴聲觸動了筆者的心靈。這也是為什么34年都過去了,世事滄桑,然他的第一小提琴協奏曲依然不時在自己的腦中回響。

  

   如果說自己以前只是對杜先生的音樂略有認識的話,此兩本書卻使筆者對杜先生及其家人有所了解。放下書,由衷感嘆“非常事乃非常人所作!”此不僅僅是對杜先生而言,同樣也是對不識字卻知大度而敢作敢為的杜奶奶(杜鳴心的母親),更是對為愛情不惜身敗名裂敢于駭人驚世的張平女士。

  

一、不識字卻知大度而敢作敢為的杜奶奶

  

   1928年夏杜鳴心出生于湖北省潛江縣。抗日戰爭爆發后,1937年父親杜源勛服役的國軍第二十五軍投入“八一三”淞滬會戰。在這次會戰中,他為國捐軀,犧牲在上海寶山,留下孤兒寡母。微薄的撫恤金尚能使母子二人不至于流落街頭,但日軍攻下武漢卻使杜鳴心的母親非常擔心他的安全。這時民間“戰時兒童保育會”搶在日本人之前,在潛江收容戰區難童,并把他們送到后方去,讓他們有機會得到教育。在戰時,能讓孩子自己到后方去,當然是沒辦法的辦法。但那時杜鳴心才十歲,更讓人揪心的是杜家就這一根苗,而父親剛以身報國!“山河破碎風飄絮”時的中國,兵荒馬亂,音信難通。孩子若去千山萬水之外,寡母怎能放下心來!相依為命的孤兒寡母,就是討飯也得在一起。是去還是不去?然恰恰就在這事上,讓筆者看到了那個不識字卻知大度的杜奶奶,那個沒見過多少世面卻敢作敢當的年青寡婦。是的,也許他們母子在一起也能熬過現代中國最痛苦和悲慘的日子。但在家國都最為動蕩的時刻,能放手讓自己唯一的、只有十歲的孩子到近千里之外的社會去闖世界,這只有非常之人,在這非常時刻,才能做出這非常決定。《大音希聲》書中描述母親站在岸邊與船上只有十歲的孩子告別那段,讓筆者潸然淚下,不能自已,不忍卒讀。

  

二、千金散盡的曹石峻先生和錢挹珊夫人


   告別母親,杜鳴心來到四川永川縣戰時兒童保育院。不久陶行知先生在重慶創辦的育才學校來保育院,從300多個孩子中招收了四個有音樂和文藝天賦的去學習。杜鳴心有幸被選中,成為育才學校音樂組的學生。在育才學校他第一次見到鋼琴,更重要的是他的第一堂音樂課就是由著名的音樂家賀綠汀教的,教視唱練耳,一個變節奏的練習,“5151,25231”。就這樣,一個從未有過音樂教育的貧窮孩子,跨入了音樂的圣殿。

  

青年杜鳴心

  

   抗戰勝利后,陶行知先生1946年春計劃將育才學校遷往上海并籌辦上海社會大學。不幸的是這年夏天,年僅54歲的陶先生因腦溢血在上海去世,使得天下萬民為這位“當代的孔夫子”淚滿襟!(試問中國現代和當代的教育家,有誰在道德上可和“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的行知先生并肩?更有誰能在平民教育上出其右?)1947年初,千辛萬苦,育才學校的藝術部分終于遷到上海市郊,來到了中國經濟和文化的中心。同年夏天,極有愛心、深愛音樂的企業家曹石峻先生和其夫人大提琴家錢挹珊[中國著名指揮家李德倫是其師弟,但這位不平凡的女性更是世界著名的大提琴大師卡薩爾斯(Pablo Casals)唯一的中國學生]來學校參觀。在學生們為他們表演的節目中有杜鳴心的鋼琴獨奏,楊秉蓀(日后中央樂團首席,并在文革期間坐了近十年的大獄)的小提琴獨奏,及陳貽鑫的大提琴獨奏。孩子們不幸的命運和出眾的才華,讓曹錢兩人大為感動,當場表示要出資為他們聘請名師單獨授課。沒過幾天,楊秉蓀就從師德國小提琴家華麗絲[Ellinor Valesby,原名I.Heinrich。中國著名作曲家,音樂教育家青主(廖尚果)之妻。華麗絲為中國著名音樂家蕭友梅為其取的中文名。《大音希聲》一書言楊秉蓀從師青主之女,誤],陳貽鑫就由錢挹珊女士直接教,而杜鳴心則被俄國鋼琴家拉扎雷夫(Boris Lazarev)收在門下。

  

   在國立上海音樂專科學校和南京國立音樂學院同時任教的拉扎雷夫(書上沒有其俄文名字或英文名字,其他的外國人在書上也是這樣。這是頗讓人遺憾的,因他們畢竟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名家。當然拉扎雷夫的老師Alexander Siloti是大家都知道的),手上還有一些私人學生。要從他學習鋼琴,第一,學生得有相當得天賦,而且要有一定的基礎。第二,也許更重要的是學生得付每半小時五美金的學費!1947年的美國,很多美國人干一天的活還掙不了5美金,更不用說在中國!事實上,這價錢在80年代的中國也是天價。為藝術更特有愛心的曹石峻先生和錢挹珊夫人,愿為幾位無親無故的孤兒的音樂教育而傾千金,實在是非常人才有可能做的非常之事。真讓人感動,真該為他們立豐德碑!

  

三、能把持自己命運的杜鳴心


   1949年中央音樂學院成立,年青的杜鳴心成為學院的鋼琴和視唱練耳教員。作為鋼琴老師的杜鳴心,其水平在學院他那個年齡段,算是最好的。他的鋼琴即興演奏(improvisation)也很好。更讓人佩服的是他小提琴和中提琴也拉得很好,時常和馬思聰、黃飛立等人一起拉弦樂四重奏和六重奏。呂驥副院長聽了他拉小提琴和中提琴,驚訝到要讓他去管弦系教小提琴。作為音樂家,他更有常人沒有的固定音高(perfectpitch)。固定音高,一般認為是天生的,一萬人中大約有一個,最多不會超出五個。

  

   1953年,杜先生彈貝多芬《升C小調第十四鋼琴奏鳴曲》(月光奏鳴曲)考取了留蘇預備班的鋼琴專業。來年夏天動身去蘇之前,發現留蘇預備班兩位準備學作曲的同學因故不能去了。這一變化讓對作曲一直喜愛,但沒有任何系統訓練的他有了新的想法。時年二十六歲的他,意識到自己即使在莫斯科學習五年,也很難成為鋼琴大師以驚人的技巧而享譽樂壇。自己的未來或許在作曲?他于是向教育部申請改專業,但被告知其專業已向蘇聯確定,甚至在莫斯科的老師都已安排好,不能改。不甘心的他又向文化部求情,終于在去莫斯科的火車上被告知其去向和專業,“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作曲專業”。

  

杜鳴心與友人

  

   這一改動,使中國最多少了一位好的鋼琴老師(杜先生晚年說“如果不轉專業,現在我頂多是個好的鋼琴老師”),但卻得到了一位杰出的作曲家。一貧如洗(在育才學校最困難時,連草鞋都舍不得穿),家人只有不怎么斷文識字的寡母的孩子,完全依靠社會的幫助和自身的努力,能在中國最好的音樂學院當鋼琴教師,這實在是中國版的灰姑娘的故事。而后又能去蘇聯留學,這更是近乎神話。然在這“時來天地皆同力”的時刻,能冷靜地解剖自己,更敢相信自己而有勇氣去外國挑戰一個自己有興趣但沒什么基礎的領域,二十六歲的杜鳴心實在是非常之人,能在這非常短的時間和非常時刻,自己做出非常的決定!

  

四、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杜鳴心


在西方,音樂學院教作曲的教授,是很難得有時間作曲的。他們以教作曲為生,最多只能是業余作曲(主要原因是教授很少)。從《大音希聲》一書所附的《杜鳴心教授主要作品目錄》得知杜先生創作如此豐盛,真讓人驚嘆!筆者相信1977年以前,教學這一方面對先生無論在程度和數量上都是相對容易對付的,(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鄭力剛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杜鳴心   音樂   作曲家   讀書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當代學人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20224.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13481.live)。

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