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紅宇等:高度重視新冠疫情對農業農村經濟的影響

——妥善應對 精準施策 千方百計保供增收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82 次 更新時間:2020-02-18 02:47:38

進入專題: 新冠肺炎   三農問題  

張紅宇   胡凌嘯   胡振通   王亞華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從現階段看,對城市影響遠大于農村,對社會生活影響遠大于經濟生產,對服務業影響遠大于一二產業,對非農產業影響遠大于農業產業,對畜禽業影響遠大于種植業。但隨著疫情的持續,影響中國經濟社會的范圍將加大、程度將加深。若在可預期時期內得不到有效控制,對農業農村經濟的影響將是全面的。因此,需要及時對疫情產生的負面影響加以研判,尋求對應之策,確保實現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目標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成色。

  

   一、新冠肺炎疫情對農業農村經濟影響是全面的

   作為突發事件,新冠肺炎疫情現階段在城鄉、產業、區域之間的影響有明顯的輕重之分。為了控制疫情傳播,全國不少城市采取了嚴控交通、延遲企業開工的做法,很多農村也選擇暫時阻斷進出村莊的道路,嚴格控制車輛、人員流動。按照當前形勢,在疫情得到完全控制之前,各地對交通的管制都難以放松,而隨著疫情發展持續,對農業農村經濟影響將呈現全方位態勢。

   1、從農業來看

   ——對產業鏈的影響,主要是流通環節。各地實施的嚴格交通封鎖對切斷疫病傳播有重要作用,但也給農產品的運銷帶來巨大挑戰,造成滯銷難題,具體表現為:交易中斷,外銷受阻,產品積壓,儲備困難,經濟損失。山東壽光市、海南海口市等多地農副產品批發市場已經出現蔬菜、水果、水產等農產品價格下跌及滯銷的問題,壽光物流園的白蘿卜1月28日批發價為1-1.5/斤,1月31日價格已經跌至0.3元/斤。當季果蔬等產品受疫情影響最為突出,由于需求驟減,交易量大幅下降,導致越是豐產的種植戶損失越大。以草莓為例,春節期間本是該產品銷售旺季,但因疫情突襲,集貿市場、超市關停,跨區域產品運輸受阻,入園采摘更不可能,致使線上線下銷售量和入園采摘量都呈現斷崖式下降,加之草莓不耐儲存,不少地區草莓價格從正常年份超過20元/斤降至當下不足3元/斤,損失慘重。由于市場銷售不暢,大量農產品、畜產品、果蔬產品不能及時出售,嚴重積壓,錯過了最佳的上市時間,不僅增加了儲藏成本,而且降低了產品的新鮮度和價值,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對產業的影響,主要是畜禽產業。封村斷路、延遲飼料廠復工、暫停活禽交易、關閉屠宰場等防疫措施導致養殖場和養殖戶的畜禽無飼料可用、仔畜雛禽無處可賣、出欄畜禽無法屠宰,養殖生產活動難以正常開展。對養雞業而言,部分養殖場由于飼料短缺急于出欄,部分養殖場的肉雞已達出欄期限被迫壓欄,肉雞供給數量遠遠大于當前屠宰數量,價格急速下跌;由于交通限制導致孵化場的雞苗無法順利銷售和運輸,部分養殖場被迫對雞苗采取填埋等極端處理措施,損失巨大。此外,2019年的豬價上漲,促使居民增加了家禽消費,雞肉價格一路走高,基于雞肉消費增長預期,很多家禽養殖企業選擇大幅擴產,疫情的不利影響進一步疊加。對養豬業而言,2019年“非洲豬瘟”等問題給我國生豬產業帶來的影響還未散去,突發的疫情讓生豬產業再遭打擊。疫情不僅迫使養豬企業的新建豬場普遍處于停工狀態,還極大影響了生豬養殖的信心,生豬補欄積極性下降,最終將阻礙生豬產能的恢復進程。

   ——對產品的影響,主要是菜籃子產品。流通聯結供需兩端,疫情對流通的影響經過上下傳導,會造成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菜籃子產品首當其沖。因消費恐慌心理,部分城市地區肉、蛋、奶、菜供應出現緊張,疫情嚴重地區甚至發生了哄搶現象。需求端面臨短期內緊平衡和局部地區結構性短缺,價格一度明顯上漲。農村地區有節前囤貨的習慣,疫情短期內對消費影響不大,但隨時間推移同樣會面臨供給不足。從菜籃子產品供應看,肉、蛋、奶產品受較大影響。地區封鎖道路導致物流受阻,肉蛋奶產銷區供需錯配脫節,價差擴大。由于生豬遠距離調運遭遇困難,致使主產區豬源外調減少、豬價受壓,主銷區豬源供給緊張、豬價易漲,南北方豬肉價差將明顯拉開。同樣,部分產區雞蛋收購價格已跌破成本線,但部分銷區由于供貨不足,雞蛋價格一路走高。

   ——對時節的影響,主要是春耕。立春時節已過,各地將陸續迎來春耕。由于物流受阻,春耕農資供應不足問題成為短期矛盾。據湖南三農網發布的信息,受2019年底化肥行情下滑影響,農資經銷商、零售商普遍存貨不多,且多處于關門閉市的狀態。如果疫情持續到三月份,農資產品的物流配送不暢,將給春耕肥料供應帶來明顯影響。春耕所需的種子、農藥等農資面臨同樣問題。同時,春耕所需的勞動力、農機作業服務在供應上也遇到不同程度的障礙,一些種植大戶在春耕時節需大量用工,但受制于疫情遭遇雇工難,農事活動無法正常進行。從區域看,南方地區農業生產受疫情影響明顯要大于北方。南方地區的糧食、蔬菜、特色產品都將迎來新的生產周期,種養業均因疫情而受到波及。中長期看,疫情引發生產成本上升,后市農資價格有可能出現上漲,對農業生產形成進一步的影響。

   ——對貿易的影響,影響出口。目前疫情對貿易的影響主要發生在國內,表現在市場供給問題上。但如果疫情繼續擴散或者持續發展,導致其他國家采取非關稅貿易壁壘的方式對中國進出口貿易設限,勢必會對中國農產品出口,特別是優勢農產品出口產生很大影響。這種影響已在部分農業企業上顯現,主打獼猴桃產業的陜西齊峰果業是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由于疫情原因導致出口渠道被封,獼猴桃出口貿易遭到損失。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農產品進出口貿易國,若農產品貿易受阻也必將影響農業經濟健康運行并波全球農產品貿易格局。

   2、從農民來看

   ——影響外出務工是必然的。我國農民工群體基數大并具有明顯的跨區務工特征。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9年全國農民工數量接近2.91億人,其中到鄉外就業的外出農民工比例占60%,大約50%選擇進城工作。全國視域看,農民工以西部地區流出、東部地區流入為主,本次疫情爆發地湖北也是外出務工大省。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國務院及時延長2020年春節假期,各地各級政府紛紛響應,延遲企業開工時間,通過交通管制在不同程度上控制省域間、市域間、縣域間、鎮域間甚至村域間的人口流動,呼吁市民、村民居家不外出,然而隨時間推移農民外出務工需求愈發強烈,矛盾突出。疫情防控的緊張局勢下,不少農民短期無法實現跨區域外出務工。如果疫情難以盡快得到有效控制,一些中小企業能否存續面臨巨大挑戰,隨之可能會波及農民的外出就業。疫情發生,中小企業最易受到沖擊,而絕大部分的農民工恰好分布在中小企業。根據相關研究對995家中小企業的調研數據顯示,推遲復工情況下,接近70%的企業賬上現金最多維持2個月,其中一半只能維持在1個月以內。若中小企業破產倒閉,問題會迅速傳導至就業是否穩定,其中大量的農民工存在失業風險,造成無工可打、無錢可賺的困難局面。

   ——增收目標完成更加困難。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2019年我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6021元,其中工資性收入占41%,經營性收入占36%。此次疫情突發,農民收入中的兩個重要組成部分都受到沖擊,對農民增收帶來很大壓力。一是非農收入受損。農民務工收入在農民增收中的作用舉足輕重,疫情對外出務工的影響會直接在收入層面顯現。企業開工不足、返程交通受阻、勞務輸入地對外來人口進入設限,都將對以外出務工為主要收入來源的農民造成很大影響。對于疫情最為嚴重,同時也是農民外出務工大省的湖北省而言,2020年的農民增收問題將會非常突出。外出務工人員較多的河南、重慶、四川、湖南、江西、安徽、重慶等省市將面臨同樣的問題。二是農業收入受損。無論是對于畜禽養殖戶、果蔬種植戶還是休閑觀光農業經營戶,疫情都對他們的生產經營活動帶來障礙,對農業收入造成了很大影響。如遼寧丹東一養雞戶反映,因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可能達到二三十萬。南方春季旅游受阻,對經營觀光休閑農業的農戶影響明顯。而疫情對農業經營收入的負面作用勢必會影響增收的整體趨勢。

   ——增加脫貧攻堅的實現難度。2020年實現全面脫貧是黨中央對全國人民做出的莊嚴承諾,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也將“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首要任務加以突出。2019年全國減少貧困人口1109萬人,脫貧形勢良好,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各地脫貧攻堅工作帶來了一定的難度,完成剩余551萬人的脫貧任務將更加艱巨。一是發展扶貧產業受挫。發展扶貧產業、開展產業扶貧是各地脫貧攻堅的主要抓手,疫情導致的滯銷和產品價格下降問題在貧困地區同樣突出。產品賣不出去、生產無法保持常態影響產業發展,休閑農業無法吸引游客,影響貧困戶脫貧進度。二是外出務工受挫。不少貧困地區脫貧的重要手段是協助貧困戶外出務工,增加打工收入,但疫情對外出務工的影響阻斷了很大一部分貧困戶創收的來源。由于貧困地區農民收入的脆弱性最強,疫情帶來的影響也會放大,如何在加強疫情防控的基礎上推進貧困人口脫貧、防止脫貧人口返貧需要盡早研究對應之策。

   3、從農村來看

   ——農村將成為防患的重點區域。春節前,500萬人離開疫情始發地武漢市,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流入湖北省內和湖南、河南等主要省份的農村地區,農村防疫工作面臨巨大壓力。受限于知識水平和健康素養,農民的防疫意識普遍不高,疫情防控任務重、難度大、困難多。特別是一些中老年人,對病毒危害與防控了解更少,而這個年齡段的人正是易感染、難治療、易致死的人群。盡管村莊已通過多種手段在村民中反復強調防護常識,但由于農民平時絕少有佩戴口罩的習慣,防護宣傳也并不是所有村民都能立刻接受。同時春節習俗的慣性太大,過年串門聚會的傳統深入民心,有些村民認為“沒啥大不了的事”“這事兒都在城里,離農村遠著呢”,使得僅僅依靠倡導性的措施仍然效果不明顯。這也迫使不少農村地區在疫情進入嚴峻復雜階段后采取了斷路封村的“強招硬招”。即便如此,不少地方仍可以看到聚集聊天、打牌的“不設防”人群;有些地方的體溫監測也存在走過場現象,看到熟人就放行,沒有真正做到嚴防嚴控;有的農村隔離點對人員管控制度執行不到位,存在自由走動現象等等,任何一個細節的疏漏都可能引發嚴重的后果。當前,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已呈現從城市向農村蔓延的趨勢,農村地區是后期防患的重點區域。

   ——農村的公共衛生防疫條件滿足不了防患的要求。農村防疫條件有限、防疫能力不足、防疫物資匱乏,加大了防護難度。2018年底,全國3.16萬個鄉鎮共設3.6萬個鄉鎮衛生院,每千農村人口鄉鎮衛生院床位只有1.39張,每千農村人口鄉鎮衛生院人員只有1.45人。全國54.2萬個行政村共設62.2萬個村衛生室,平均每村村衛生室人員2.32人。農村不僅在衛生資源數量上并不充分,同時在衛生資源配置結構和布局上也不合理。農村基層公共衛生整體功能較低,從衛生資源、管理體制等與其承擔的任務不相適應,存在重治療、輕預防的傾向,很難滿足當前疫情防控的迫切需要。

   ——醫療救助條件呈現明顯短板。在醫療資源、醫療技術、醫治傳染病專業人員方面,農村與大中城市相比還有巨大差距。對于一些縣城醫院,醫療救助短板明顯,隔離病房、救護設備、救護物資等捉襟見肘,專業的醫護人員更為緊缺。而到了鄉鎮村社這一層級,醫療資源更加匱乏,行政村中往往只有幾名村醫甚至只有一名村醫,“以一管百”“以一管千”是常態,疫情發生很難做出應對。

   ——恐慌心態對鄉村治理提出挑戰。作為最基層防疫體制動員管理主體的農村干部,危機管理意識非常薄弱,在沒有上級統一部署的情況下,沒有足夠動力動員轄下村民展開疫情防護工作,也很難應對因斷路封村措施而引發村民對疫情的恐慌。對于已經出現確診病人、疑似病患的農村,如何平復農民群眾的恐慌情緒,遵守居家隔離的規定,對村干部的治理能力提出了嚴峻挑戰。

當然,新冠肺炎疫情還在持續中,由此決定了始發期、發展期和結束期的影響,(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新冠肺炎   三農問題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農業與資源經濟學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20244.html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