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緝思 于鐵軍 牛可談:《權力優勢》:冷戰與冷戰改變的美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532 次 更新時間:2020-02-18 02:52:59

進入專題: 權力優勢  

王緝思 (進入專欄)   于鐵軍   牛可談  

   本文系2019年11月25日,王緝思(北京大學國關學院教授)、于鐵軍(北京大學國關學院副教授)、牛可(北京大學歷史系副教授)三位教授在《權力優勢:國家安全、杜魯門與冷戰》新書發布會上的發言。經授權,私家歷史編輯整理文字稿,以饗讀者。

  

   《權力優勢》的“優勢”:厚重而令人信服

   于鐵軍:《權力優勢:國家安全、杜魯門與冷戰》是商務印書館的“國際關系史名著譯叢”中最新出版的一種。作為叢書編輯委員會的成員之一,我想介紹一下為什么要選這本書來翻譯出版。此前叢書出版了加迪斯的《遏制戰略:冷戰時期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評析》,這也是一本討論冷戰的名著,那為什么還要選萊弗勒的這本書呢?

   首先,加迪斯的《遏制戰略》對從二戰后一直到冷戰結束為止的歷屆美國政府的對蘇戰略進行了全面考察。而萊弗勒這本書的焦點是杜魯門政府與冷戰,時間范圍是從1945年杜魯門接替去世的羅斯福成為總統之后到1953年1月份他卸任為止,這七年是美國整個冷戰體制建章立制、主要對蘇大戰略形成的關鍵階段,尤為重要。

   《權力優勢》的英文版是1992年出版的,1993年獲得美國歷史與外交著作最高榮譽獎——班克羅夫特獎。這部書很厚重,英文原著有700余頁,中文版有900余頁,這是物理意義上的厚重。更重要的是內容上的厚重。該書網羅了當時能夠收集到的美國國家安全各個部門的海量的檔案材料,尤其是軍方的檔案,其中有許多是新解密的。在此基礎上它把美國這7年的決策過程闡述得非常詳細,資料非常扎實。大家看它后面的注釋和參考文獻,大概就有200頁,這是萊弗勒作為一位杰出歷史學家的基本盤。

   其次,萊弗勒又是一位很有理論框架感、敘述邏輯也很清晰的歷史學家,這是比較少見的。歷史學家撰述寫作時往往注重資料之翔實,但是在要素之間的關系、在闡釋的邏輯性上有時并不是那么清晰,也不那么在意。萊弗勒討論的問題特別龐大,也非常復雜。杜魯門政府通過一種什么樣的戰略來實現美國的目標,涉及的領域非常多,包括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涉及的地域異常廣闊,實際上是全球性的;涉及的部門是各個權力部門都有。在這種情況下你怎么把情況講述得很清楚?這個其實是很有挑戰性的。這么多材料,你怎么來駕馭?不太成熟的學者如果面對像大海一樣的材料往往會不知道從哪兒下手,下手之后也不能掌握彼此的輕重緩急,很容易就會走偏。而萊弗勒在處理這些問題時則顯得游刃有余。從大的方面來說,他的觀點和論述非常平衡,大家對他的一致評價是“全面、客觀、系統、公允”,而在討論具體問題時又非常扎實深入,絲絲入扣,900頁的書讀完以后絲毫沒有雜亂的感覺。它的線索很清楚,按照時間順序,杜魯門政府的各個國家安全強力部門怎么圍繞他所說的三個主題,即“恐懼、權力、戰略”這樣三個關鍵詞來展開,對美國方面做了令人嘆為觀止的闡述和分析。

  

   到現在為止,如果說想了解冷戰初期或者杜魯門時期的冷戰史,或者美國外交史,或者戰略史,或者國際史,無論你從哪個角度來說,萊弗勒的這本書都是繞不過去的。相比加迪斯的《遏制戰略》,這本書有兩個不太一樣、或者說更勝一籌的地方。第一,萊弗勒專注于杜魯門政府這一段,對這一段有更深入、更全面的敘述,把整個決策過程和美國國家安全體制的運行梳理非常清楚,材料很詳實。《權力優勢》是冷戰結束之后出版的關于冷戰起源的第一本大書,這是一個不一樣的地方。第二,我個人的閱讀感受是,比起加迪斯,萊弗勒的論述更為公允,評論冷戰是誰的責任,是蘇聯的責任?是美國的責任?還是美蘇都有?哪個方面是美國的責任?哪個方面是蘇聯的責任?這些很難說清楚的問題,被萊弗勒整合到一個歷史背景之下,會感覺他闡述得特別有道理:在當時的情況下,不一定哪個方面就是侵略、就要負發起冷戰的主要責任,戰后美蘇兩大國在面對復雜、紛亂、動蕩的世界時,怎么在恐懼、在對權力追求過程中互相搏弈,萊弗勒把這個復雜多歧、跌宕起伏的故事講述得特別令人信服、特別給人以啟發,這是我們當時印象很深、從而決定選擇《權力優勢》翻譯出版的原因。

  

   美國憑什么贏得了冷戰?

   王緝思:萊弗勒在中文版序中說到:“實際上,冷戰是一場如何組織政治經濟和推動社會文化生活現代化的競賽。西方之所以贏得了對蘇聯的冷戰,不是因為它擁有強大的軍事能力或者高超的外交智慧——雖然這些并非無足輕重。而是因為它為自己的人民提供了一種優越的生活方式。”他在最后一段中說“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個國家的領導人應當時刻牢記這一點:他們不應當被拖進大國競爭的陷阱之中,因為這將把它們的注意力和資源從最重要的事情上轉移開來。”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它們本國國內體制和生活方式的生存能力。”

   我在很多年以前就注意到萊弗勒的這個觀點,他在其他地方也提到過這個觀點,給了我很大的啟發。許多人研究冷戰時往往研究蘇聯是怎么失敗的,或者美國的“星球大戰”計劃如何把蘇聯拖垮了等等,而不是萊弗勒的視角。

   受萊弗勒的啟發之后,我就去研究冷戰期間美國國內發生了什么變化,使它能夠保持活力,而且最終對蘇聯不戰而勝。我在這里說美國國內發生變化,是想說冷戰給美國帶來了什么變化,而不是脫離冷戰去講美國的變化。

   我寫過一篇文章,時間范圍已經超越這本書所說的杜魯門政府那段時間。大意是這個樣子:在40多年冷戰時間里,美國同蘇聯對抗,使反共成為不可質疑的政治正確性。美國怎么反共?它把蘇聯抹黑,然后說自由民主占上風。這本書用不長的篇幅論述了麥卡錫主義。我們現在國內又重新談麥卡錫主義。但是我做了一點研究,發現麥卡錫主義沒多大了不起。一種觀點說它涉及400多萬人,另一個說法是600多萬人,很多聯邦雇員都受到調查。那么最后處理了多少人呢?一個說法是300多人,另一個說法是500人。就算是400人,在1948—1958年的10年里,平均一年受到打擊的不到40個人。在美國因麥卡錫主義而丟飯碗或者飯碗受到威脅的,實在是太小的一個數字。所以麥卡錫主義沒有多大影響力,美國也沒有因為麥卡錫主義受到多大損失。這個數字很值得注意,麥卡錫主義沒有我們想象的給美國造成那么大傷害,它沒有造成太多冤假錯案。包括激進左派在內,各個政治派別在反蘇反共方面形成了共識,鞏固了以西方的自由民主為核心價值的意識形態。

   我在研究中美關系時發現,被美國人說成最親共的人是馬丁·路德·金。但他被關押在監獄中時,聽說蘇聯和一些東歐國家實行嚴苛的宗教政策,表示如果他在那些國家生活,一定會奮不顧身地進行斗爭。也就是說,他也一樣地反蘇反共,他反蘇反共主要是由宗教因素造成的。如果左派都是這樣的話,右派的意識形態就更不用說了。這是美國在意識形態方面受到的沖擊和反應。

   第二,社會文化方面。這本書沒有提到太多這方面,因為它主要不是講國內政治的,但我要提美國的國內政治,那就是黑人受到迫害。冷戰初期很多國家的人跑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期間住不上賓館,因為賓館的標示牌上寫著“不接待有色人種”。然后全世界都罵美國,說美國這樣一個自稱民主自由的國家,黑人受到迫害,到美國都住不上旅館。后來美國的領導人都說這太不像話了。所以這就在一個方面促成了美國對黑人政策的變化,消除種族歧視,這跟冷戰是掛得上鉤的,然后美國就向種族平等邁出重大步伐,從而加強了社會凝聚力。

   黑人斗爭取得階段性成果之后有一個大運動叫“反文化運動”,跟越南戰爭有關系,包括婦女解放等等。美國向自由化的方向發展,出現了一種在現在被稱為“多元文化主義”或者“文化多元主義”的說法。同時,宗教勢力回歸,這跟冷戰有關系。右的方面是宗教勢力回歸、宗教復蘇,信徒比過去多了,左的方面是“多元文化主義”,這兩方面都跟蘇聯的意識形態、社會文化格格不入,但是都增加了美國的社會凝聚力。同時,因為宗教回歸這類向右的轉向,到了冷戰的后期,即里根時代,保守主義就占了上風,這是社會文化方面。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是經濟方面,萊弗勒也有所提及,就是冷戰時期的戰備和對外戰爭。一方面它們耗費巨大資源,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提高了美國的經濟能力,比如汽車工業、高速公路建設等行業。還有大規模人口遷徙,為了備戰,從美國的東北部移民到中部、到西南部,包括現在的洛杉磯、德克薩斯州等地。當時大興土木,都跟冷戰備戰有關系。同時,1957年蘇聯第一顆人造衛星上天刺激了美國,使美國非常擔心,它開始進行自己的空間計劃,促進了計算機等等各方面的發展。所以冷戰也刺激美國的經濟發展,產生很多制度創新,比如布魯金斯學會、蘭德公司的發展成熟等等,都跟冷戰有關。

   特別值得研究的一種現象是,剛才說的美國國內的這些變化,是一種在風雨飄搖中的動態平衡。不是說美國非常穩定,而是美國非常不穩定。越南戰爭期間不穩定、黑人運動造成不穩定,還有尼克松下臺等等很多事,美國是一種在動態平衡中的穩定。相對來說,蘇聯是很穩定的,蘇聯比美國穩定得多了,但是最后出現了蘇聯解體的結局,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美國的群眾運動是波瀾壯闊的,馬丁·路德·金被刺、肯尼迪被刺、越南戰爭期間發生那么多游行示威活動,等等。現在的“占領華爾街運動”、對特朗普的反對或者贊揚也是很厲害的。但是比起我讀到的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美國,現在的美國還是相對平靜的。我也覺得現在的亂象很值得注意,但是好像還沒有亂到那種程度,以至于弄到推翻政權、政府,或者完全否定美國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美國的法治傳統和體系,始終把社會動蕩和領導人更迭控制在一定制度和規則之下,它的制度規則并沒有發生大的變化。

  

   美國國內變化的第二個特點是,變化的主要推動力不是來自政府,更重要的是來自社會。有多少事情是政府去推動的呢?比如黑人運動造成政府被迫做出某些政策調整,越南戰爭也是由于群眾運動推動而結束的。美國不是通過統一思想和行動去實現變革的。

   最后一點也很有意思,就是美國人總是唱衰自己,總有一種危機感和憂患意識,夸大對手(例如蘇聯)的實力而唱衰自己,以提高國民的警覺性并激發他們的斗志。這是美國一貫的做法,今天也是這樣。這也是冷戰給我們的一個經驗教訓。

   書里提到權力優勢的問題主要是指地緣政治,它講了地緣政治、政治經濟,也講了其他的一些內容。比如美國在冷戰剛開始時有一種恐懼,擔心蘇聯變成歐亞大陸的優勢國家,而美國要在歐亞與蘇聯競爭。與當時相比,美國對蘇聯在地緣政治方面的憂慮現在轉移了。美國對蘇聯那時候的意識形態有憂慮或者擔心,現在也把相當一部分憂慮轉移了。

還有一種恐懼就是,美國認為中國可能把自身意識形態的優勢擴展到全球。就像這本書里說的,如果在世界上美國自己這套東西不能戰勝對手的話,那么國內這一整套的政治、經濟、文化的架構就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所以它對敵人的恐慌主要來自于國內。也就是說我們在關注美國時,一定要高度關注美國國內發生的變化和美國的恐懼。現在從特朗普那里表現出來的美國恐懼,就是擔心中國在貿易上與美國爭奪,制造業優勢向中國轉移,以及跟中國在高技術領域競爭,覺得中國可能在5G、人工智能這些方面超越美國。我感覺美國在這方面的憂慮比冷戰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它當時擔心在空間技術方面被蘇聯超越,然后就非常認真地進行這方面研究。現在美國又開始說中國在高技術領域竊取其技術,然后應用在中國國內,并有可能最終應用到美國人頭上。比如說在人臉識別方面,美國人很擔心最后在美國國內也像中國這樣搞人臉識別。美國人對中國技術的擔心不是空穴來風,它是真的在擔心這件事情。(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王緝思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權力優勢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讀書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20245.html

2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