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張鳴事件”回答了溫總理的疑問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8505 次 更新時間:2007-04-04 00:01:52

進入專題: 張鳴事件  

王霄 (進入專欄)  

  

  “張鳴事件”是近日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主任張鳴教授因觸犯現有高校體制和潛規則而被免職甚至可能去職一事;溫總理的疑問是2006年7月29日他在探望錢學森先生時,錢先生坦言:“現在中國沒有完全發展起來,一個重要原因是沒有一所大學能夠按照培養科學技術發明創造人才的模式去辦學,沒有自己獨特的創新的東西,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這是很大的問題。”溫總理因此于去年11月專門召集6位大學校長和教育專家研討這個問題。他向這些大學校長和教育專家問道:“學生在增多,學校規模也在擴大,但是如何培養更多的杰出人才?這是我非常焦慮的一個問題。” 緊接著,溫家寶又說出了另兩個在心里盤桓已久的問題:“各位校長、教育專家,我們如何提高高等教育質量?高校如何辦出自己的特色呢?”

  面對溫總理的垂詢,六位大學校長和教育專家的表現令人失望,他們顧左右而言他,用一篇在網上廣泛流傳的謝茂拾先生的專論的標題說,就是“答非所問”,“六位校長和教育專家辜負了總理的期望,他在日理萬機的情況下騰出時間聽取基層意見,但是,一個人也沒有作出正面的回答。”我認為,這六位大學校長和教育專家當然不會是智商有問題,遺憾的是,他們完全沒有錢學森先生和溫總理的憂患意識和責任意識,更缺乏直面問題的勇氣。

  現在,終于有一個案例來回答溫總理的疑問了,這就是“張鳴事件”。

  “張鳴事件”的要害是什么呢?用張鳴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大學已衙門化、黑社會化、幫派化,學者爭相入仕”。

  中國的大學,特別是那些著名大學,現在并不缺錢。用與會的中國高等教育學會會長周遠清的話說:“1992年前,我到高校去,都愁眉苦臉;現在去,都興高采烈。”為什么“興高采烈”?因為錢多了。看看那些著名大學的富麗堂皇的建筑物,看看它們氣派的大門,甚至張鳴教授所在的人民大學還要搞觀光電梯,再看看那些所謂教授,拿著國家不菲的科研經費都在干什么。比如張鳴教授所在的人民大學,據內部人介紹:“同樣的事情在別的學院還有,比如說新聞學院,該院有不少教授,拿著國家教育部給的高額經費,尸位素餐,不出任何成果。XXX教授拿著數十萬元科研經費,連她家裝修的發票都拿來報,科研成果則沒有看到,即使有,也是拿‘小豆腐塊兒’式的文章或影像鏡頭充數;她的碩士研究生被送到某國留學,因強奸罪被刑事拘留,她竟毫無愧色。還有一位XX教授,以‘策劃新聞’為論題的博士論文獲全國優秀論文獎,獲獎金及科研經費數十萬,同樣也是連生活中的買醬油醋的錢都開了辦公用品在科研經費中報銷了,可是成果呢?即使有成果也是給社會帶來負面影響。因為大家都知道,新聞是‘策劃’出來的嗎?難怪當今中國假新聞屢禁不止,教授都是靠這樣低劣的研究充當學術成果,人們還指望什么樣的好結果呢?現在不少教授掌握百萬元科研經費,但都是讓手下的研究生賣苦力,自己坐享其成。”

  其實錢學森老先生在給溫總理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是指出了問題的要害的,他說:中國“沒有一所大學能夠按照培養科學技術發明創造人才的模式去辦學”。如果溫總理對錢老所說的“培養科學技術發明創造人才的模式”不清楚的話,這些大學校長和教育專家完全可以用他們任職資格所要求的起碼的知識去做解釋和引申,以深化錢老的點睛之語。比如,他們可以介紹近二百年前德國洪堡所創立的現代大學理念和模式以及德國皇帝傾其個人財產舉辦大學而卻不干涉大學的事務,可以介紹當代世界幾乎所有國家對大學的態度和辦學制度,可以介紹當年蔡元培先生執掌北大時所秉持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辦學思想和晚清政府、北洋政府對蔡的起碼是默許的態度。如果他們足夠勇敢,還可以順便提一提北大黨委書記公然宣布的“凡是不贊成共產黨的教師,一律取消上課堂資格”的校規,可以講一講東北某大學一位女教師因為在課堂上講了北大反右時的林昭事件而被真的取消了教師資格的事件。當然,作為現實中國大學制度的直接感受者,他們也可以談一談自己的甘若與希望——如果他們真是想辦好大學的話。他們應該告訴溫總理,大學特別是公立大學是一個很特殊的機構,它要求政府給它很多,卻更要求政府管它很少。

  可惜的是,這些他們都沒有講。這也不奇怪,作為現今中國大學制度的受益者,他們怎么會批評這個制度本身?

  在“張鳴事件”中,我其實并不特別痛恨那個“李院長”。李的行為,代表的是一個制度,而不是一個人。當然有人大學生和教師特別指出李的“無良”,但我們要思考的是李為什么會“無良”,以及這種無良的人為什么會坐在那個位置上,并且有這樣大的殺傷力。同時,我認為,被目前這種制度熏蒸改造了好幾十年的大學學者們,其行為已經離真正的學者越來越遠,他們的思想和行為扭曲比這個制度給我們造成的直接損失更慘重。特別是某些著名學者,其行為越來越像小丑。這是一種雙重的傷害:制度傷害了學者和人才,而侏儒化的學者們又為這個制度的存在的合理性提供了依據。作為一個高校的曾經的管理者,我對某些教師的言行感到極為不恥。這使我對中華民族的前途有深深的憂慮。如斯大學,如斯學者——下面一句話我該怎么說:如斯中國?

  這時就看出了張鳴的價值來了。說句實在話,像張鳴教授這樣的大學教師在大學里,哪怕是在人民大學這所中國所謂最高社科學府里,也是不多的。我悲哀地預測,即便是像張鳴、賀衛方這樣的為數不多、廖若晨星的大學學者,在若干年后,也許將會在中國的大學里絕跡。

  不過希望也是有的。報載面對錢學森的讜言,溫家寶當時坦率承認“我們的教育還有些缺陷。”其實面對“地球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問題,要解決它,不在于知性,而在于公心、智慧和勇氣。

進入 王霄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張鳴事件  

本文責編:zhangchao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待整理目錄 > 專題文庫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13803.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13481.live)。

1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