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我們需要提升政治斗爭品格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59 次 更新時間:2012-11-06 21:19:01

進入專題: 政治斗爭  

王霄 (進入專欄)  

  

  一場本來莊嚴肅穆的政治大劇,由于瓜瓜爹事件的突然爆發,變得很是笑鬧和驚悚;但隨著京城商家刀具的下架和戴著紅袖箍的老頭老太的上崗,那個讓我們老百姓百味雜陳的大會,終于即將勝利召開了。在這個“保衛”的時刻,老王回望西南,嚴肅鄭重地提出一個話題:我們需要提升政治斗爭的品格。

  

  有政治就有斗爭,無斗爭就無政治,這一點,我們無須諱言。政治斗爭的核心是權力,其成敗的重要標志也是權力,這一點,我們也無須諱言。但是,政治斗爭是否就等于權力斗爭呢?老王認為是,也不是。雖然政治斗爭在很多情況下表現為權力斗爭,甚至基本的表現就是權力斗爭,但是,在權力斗爭之上,在權力斗爭之中,在權力斗爭之外,還是有著一些更高的準則的。意識到這些準則并能夠信守,政治斗爭就會有高尚的品格;意識不到或者雖然意識到了但卻不屑于信守這些規則,那就是叢林中動物的撕咬。因此,政治斗爭的品格,也是政治人物特別是權力者們文明程度的體現,甚至是人類文明的體現。

  

  由于中國特殊的國情,從歷史上看,政治斗爭是特別陷溺于一種極其野蠻、奸詐甚至喪盡天良的低下品格的。官場如戰場,中國官場講究兵法主義,但角斗者們大多不能考慮這種勝敗對于人民和國家意味著什么。中國社會長期不能進步,而只是輪回,與政治斗爭品格的低下有著很大的關系。

  

  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九十余年,一路走來,無論是革命,還是執政,其對外對內的政治斗爭,自是有其偉大、光榮、正確的一面。這表現在它的領袖和成員的相當比例和數量的人中,立黨為公,革命為國,執政為民,為此甚至不惜灑血獻身。但是,囿于環境和歷史,更是出自人類固有之私,中國共產黨的一些領袖和干部中,也因襲了傳統政治卑劣的血統與基因,表現于政治斗爭,僅就黨內而言,那就是對黨內同仁殘酷斗爭,無情打擊。據一個說法,中共死于黨內斗爭同志之手的,甚至多于敵人。建政后中共政治斗爭在經歷文革后,終于有了兩個巨大的進步,一是建立了干部退休制度,二是結束了對政治斗爭失敗者的斬草除根、必致于死的方式[1]。前者使所有握有權力者必須到點交權,后者使黨內斗爭的殘酷性有基本的約束。不能不說,這是政治和政治斗爭文明程度的很大提升。但在改革開放的新時期,隨著老一代共產黨人的離去(鄧小平仍然屬于這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掌權者的登臺,以及市場經濟的出現,中共的執政以及政治斗爭雖然在形式上有了更多現代文明的包裝,但在品格、品質上出現了倒退,出現了立黨為私、斗爭為權以及為此不擇手段的根本性蛻變。揆之于重慶事件,某些方面未能跳出這個框架,令人不能不感慨萬分,也不能不引發一些嚴肅思考。

  

  老王以為,在今天的歷史條件下,中共要繼續執政,必須要提升政治斗爭品格。這種要求或者希望,表現于三,分述于下。

  

  一、要有政治理念之爭

  

  毛老人家曰:“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線正確與否是決定一切的。”何謂思想路線正確?首先表現于政治理念。政治理念是政治業者的首要問題,區分了政治家和政客,以及更等而下之的政治流氓。我們不否認政治斗爭是為了獲取和保持權力,但要問掌權是為了什么。中國古人謂天下為公,民為貴,不以天下為奉一人,得乎丘民者為天子;中國共產黨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西方政治學者強調政治業者的信念倫理。這都說得很好。但是表面宣示甚至發誓與實際所想所為難以合一,是絕大多數政治業者的根本特征。如果只在口頭上說為人民服務,那么薩達姆、卡扎菲都可以合格。老王嘗為文《人民性是中國改革與發展的起點、基石和指南》,特別指出了這種言行不一,是當今中國政治業者的普遍特征和大忌。“我們為什么要改革?我們的發展是為了什么?這個根本問題不解決,所有的頂層設計和路徑設計,都不過是自欺欺人。同時,今天的改革,較之當年改革開放之初,更加困難。當年人們所需要面對的,更多是觀念與制度的革故鼎新,而改革向前走,必須直面已經成型、固化的利益集團。簡言之,現在改革要改革到所謂改革者自己頭上了。”要而言之,今日之掌權者,多以私廢公。甚至,這一點已經成為官場的普遍而公開的信仰。中國當今政治的悲哀,在于上位者缺少天下為公的政治理念,或者說,具有這種理念的政治家不能上位。

  

  即使主觀上不愿意言行不一,那么,在今天,只說為人民服務,其政治理念水平也沒有超出中國傳統政治文化的水平。今天,優秀而先進的政治理念,符合于時代要求的政治理念,是民主、自由、平等、公正和權力制約,也就是普世價值。所有借口中國國情而貶損甚至拋棄普世價值的,都是自利者。“三個代表”的說法,其實在價值定位和內容包涵上,本來可以有普世價值的取向,但可惜,提出者和宣傳者在關鍵之處退縮了。在秉持并公開宣揚普世價值方面做得好的,是溫家寶先生。溫先生具備了真正符合時代要求的政治家的基本條件,是中國政治的一面旗幟。人們可以批評他說得到做不到,但是要想到在時下的中國,在他的位置,能夠做到這一點,已經是很大的貢獻。這是他最大的歷史功績,必將在史書上留下濃重的一筆。他之所以能夠超越于政客而晉身為政治家,恰恰是或者說只是因為這一點。

  

  可惜,在中國的政治高層中,長期以來,溫家寶先生是犖然一人,孤立落寞。現在,習近平先生提出了“權為民所賦”,似乎在向溫家寶先生靠近。我希望在習上位后,他的政治理念會出現更多的普世價值的內容,俾使中國政治的整體水平不至于落后世界潮流太多,也使得中國人民的幸福有真正的政治體現。

  

  二、要有政治方略之爭

  

  如果說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我希望領一國一省者,能夠提出自己的政治方略,而不只是因循。政治方略建立在對當今社會主要矛盾的認識和時代發展趨勢的判斷上。不管怎么說,作為一個高層領袖,必須真實而深刻地體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必須有針對性地提出自己的治國方略。認識不到主要的社會矛盾,或者看到了卻不敢解決,那就是根本不合格。那些只是陷于權力之爭而無治國之能的人,是中國政治的敗類。

  

  在這方面,我以為做得比較好的,是重慶模式的構造者。歸納起來說,他的政治方略包括了四點:國家主義,福利社會,地區自治,唱紅打黑。正是依靠這些,他取得了很好的政績。國家主義雖然不被右派認可,但有時下策略上的正確性,后面那三點,在目前形勢下,都取決于這一點。福利社會和地區自治,抓住了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體現了公平正義,正是優秀的政治家所當為。唱紅打黑,有一些問題,但不可一概否定。唱紅的問題大些,它的功績是重建信仰,問題是過時的意識形態強調和政權合法性解釋,不能建立正確的信仰和統一人們的認識。打黑本身不錯,主要問題在于程序缺失。總體看來,這個人成功在于政治方略,失敗在于個人品格和中國政治的大環境。但也要說,他給予重慶人民的實惠多于壞處,給予中國發展的有益揭示多于損失。

  

  今后,中國政治發展更加需要恰當而明確的治國方略。要言之,必須提出政治體制改革,實現民主、憲政。所有回避這一點的,都是不合格的政治人物。當然政改如何改,是另一個問題。

  

  三、要有政治手段之爭

  

  現代政治斗爭,其方式和手段應當是公平規則下的合理競爭。那種密室寡頭政治,那種黨內家法處置,那種不給人以申辯權、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那種無所不用其極的勾心斗角,是當今時代最丑陋的政治斗爭手段。

  

  在這方面,從大面上做得比較好的是重慶模式的構造者。當然這個人有他的問題,比如貪腐,比如竊聽,比如暴力,但是中國官員有幾個不貪腐、不暴力呢?中國老百姓有幾個不被竊聽或監聽呢?他的政治對手就那么清廉?就那么守法?因此,在評判中國政治斗爭時,在某些時候,我們可以把貪腐和暴力這兩個最大公約數剔除,而分析其他的方面。

  

  我在政治手段上肯定這個人,主要是因為他雖然為最高權力而奮斗,其方法卻是挾民意而爭鼎。他試圖創造中共全新的上位方式,即通過比較公開、合理的省級治理的業績競爭,而不是老人的密室之謀。在這種競爭中,他努力于打造政績,創新理論,媒體造勢,內外呼應。這其中當然有不足為外人道的陰謀和手段,但總體上說,符合現代政治下的政治競爭方式要求。這在中國尤其是一個寶貴的試驗。

  

  我不希望由于他的政治失敗而導致他的政治方式中那些可取之處的全部否定。我希望的是不管是什么樣的人上位,他都是通過展現自己的政績并通過公開競爭,在民意的裁決中實現。中共如果不與時俱進地做到這一點,還是讓人民只看到那黑幕并猜測幕后的刀光劍影,它就只能越發退化。

  

  我們面臨的最大的危險,是囿于私利,政治領袖不敢改革;第二個危險,是有好的政治理念,卻不會改革;第三個危險,是落后的政治制度和斗爭手段,汰優選劣。當然,在中國的政治進程和進步中,主要的希望在于人民力量的增長。實際上,人民的力量比以往更多地影響中國政治。對中國政治斗爭提出更高的要求和希望,也是這種力量的一種體現。

  

  [1] 這一點發展到后來對于涉及刑事犯罪的高官也無限度的寬宥,如不入罪及寬刑罰,就走樣了。

進入 王霄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政治斗爭  

本文責編:lizhenyu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民權理念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58801.html

6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保本理财哪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