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霄:民間促憲政,黨內推民主——也談政改路徑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871 次 更新時間:2013-03-19 21:58:11

進入專題: 憲政   黨內民主  

王霄 (進入專欄)  

  

  隨著兩會閉幕,此輪中共上層人事更替與布局基本完成。這時,我們可以比較認真地思考今后中國政治發展前景與戰略——當然在民間,此前已經有了很多、很認真的這種思考,不過在中共和官僚集團新的領導集體,只有在大蘿卜就坑后才有可能作這種思考。作為一個政治改革主張者,本文是對未來中國政治改革路經的一種意見。它的前提是中國必須盡快地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在此前提下,路徑的設計意見已經很多,而且大體不出基本的框架。我之所以提出自己的主張,不過是略盡公民與中共黨員的責任。

  

  我的意見很簡單,可以歸納為兩條:民間促憲政,黨內推民主。這兩者大概都沒有什么新意,但我嘗試用自己的角度闡釋之。

  

  一、民間促憲政

  

  首先,要糾正一個錯誤的觀念,即政改的發動與推進,是中共上層特別是領導人的事情。許多學者津津樂道于開明威權,第一推動力,這是不完全的。我認為,中國公民才是政治改革的主體與主要推動力。

  

  如果我們說政治體制是一國公民與公權力的一種授權與構架,那么,公民顯然不是在這種政治安排之外的。政治體制的改革,是所有構成現實政治體制的主體的共同任務,他們對此有不同的責任、任務以及啟動點。專制制度依賴的是臣民的馴順,當臣民不再馴順,而多少具有了公民的權利意識之后——無論我們站在何種角度,對這一點在中國的出現都不得不予承認——統治者就不得不做出必要的調整,在中國就是從絕對專制走向威權。而威權是否開明,是否能走向民主,上帝之手何時第一次發力,除了最高統治者自身的良知良能這個因素外,他所身處的社會政治生態環境的改變與政治壓力,更起了主導的作用。質言之,這是一種公民與公權力的博弈。雖然黑白雙方實力消長不定,勝負也難預料,但是,執黑者必然先行。

  

  大多數民眾從臣民轉向公民也不是必然的,在中國,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更多的情況是他們一直當順民,在危機出現時轉向了暴民,于是爆發了革命。革命是一種前朝統治者與大多數民眾都缺少政治理性的結局,雖然它具有某種不可抗性,但在今天已并非唯一的出路。革命所導致的王朝輪回結局提醒民眾和統治者雙方,無論是代價,還是結果,都不是他們所希望的。要避免這一切,就必須在危機前進行理性的改革或者改良。這在現下表現為穩妥地走向憲政民主之路,以及雙方為踏上此路而進行必要妥協。

  

  但是,政治改革或者改良的難度更多地在于統治者的顢頇。在當代全球化條件下,更在于統治者在社會遭遇沒頂之災時的跳船選項與準備。但是,無論統治者有多少人可以在沉船時跳逃,民眾卻無由逃遁——因此他們更應具有政治主人翁的意識:他們與這個國家的政治狀態生死與共,禍福同當。近十余年來,中國社會的任何進步,哪一個是公權力的主動恩賜?如果不是孫志剛死后公民的抗爭,《收容條例》何以被廢除?如果不是公民的抗爭,勞教制度何以被撬動?只有公民或者民眾盡到自己的職責,我們才可以寄望統治者:他們中會有理性人物,可以在政治危機發生時因應民族大局與歷史潮流,被動而動。

  

  《國際歌》唱得好: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這時,我們自己是一種什么狀態,其實正是中國政治前景的主導因素。簡言之,中國政治改革的路徑無論如何設計,首要的都是中國公民的覺醒與行動。

  

  其次,促進憲政是中國民間推動政治改革最好最全面的路徑選項。

  

  關于政治改革的啟動點,如果從社會與民眾的政治參與這一點觀察,以前的考慮與設計,大體有以下選項:基層選舉,言論自由,黨內民主,人大改革,等等。我的看法是推動憲政,也就是行憲與維憲。

  

  關于這一點的意義與必要性,在2012年底由數十名學者共同提出的《改革共識倡議書》、《南方周末》未經篡改的新年獻詞、《炎黃春秋》的今年第一期卷首語等,都已經明確提出。可以說,憲政是中國目前主張政改的公民的一種較普遍較強烈的主張。我自己也在年初召開的憲政與社會主義論壇的發言中,提出“實干興邦,首在行憲”。

  

  為了讀者閱讀的方便,這里將我自己的相關觀點簡要歸納如下:

  

  1.憲政是所有現代國家的基本政治形態,是一國主流意識形態所構造出的基本政治制度架構與政治實踐。憲政解決的是公民與公權力的關系問題,是中國百余年來無數仁人志士流血犧牲奮斗的主要目標(中國共產黨當年的革命目標與此有部分重合),是中國融入時代潮流的根本標志。中共與時俱進,其政治制度理念從無產階級專政改為人民民主專政,繼而提出實施憲法。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胡趙也已經明確還政于民的政改思路。實施憲法,即為憲政要素之一。憲政包括三個要素:立憲、行憲、維憲(違憲檢查)。中國已有憲法,差的是行憲與維憲。

  

  2.現行憲法是朝野即中共與社會的共識,當然中共的意志體現得更多些。憲法是中共主導制訂并頒布的,它反映了中共基本的、可以公開的政治綱領與治國理念,特別是保障了中共在一定時期的領導權即執政地位。而在社會一方,憲法明確了公民的基本權利。雖然在公民與公共權力的關系上,憲法有內在的矛盾,但是現在并不是解決這種矛盾的恰當時機,現在主要的任務是行憲與維憲。行憲與維憲并不會危及共產黨的“特權”——因為現在中國還不能離開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也不是設計新的國家政體,至于現行憲法內在的一些矛盾,會在行憲與維憲過程中,逐漸緊張和凸顯,在條件具備時,解決這個問題就行了。比較而言,今日行憲維憲,還是公民一方得利最大。

  

  3.現行憲法也是左右的共識,是社會各階級、階層的共識。左派和普羅階級要求實體上的公正與平等,右派和精英階層要求自由與程序上的合法與公正,二者本身有重疊,同時這些都在憲法上有基本的體現。

  

  以上第2、3點說明的是實行憲政是社會進步運動的最大公約數,超越朝野,超越左右,超越階級,超越邪老,可以形成廣泛的政治聯盟。從這個意義上,“中國夢,憲政夢”的說法沒有錯。

  

  4.實行憲政(在當前就是行憲與維憲)也較好地代表了政治改革的基本任務。所謂政治改革,從根本上說,就是私權利與公權力關系的有序歸位。就此而言,公民的基本權利,包括政治權利、經濟權利、社會權利,在憲法中雖然沒有完全體現(比如憲法中沒有規定遷徙、罷工權利,又將城市土地歸為國有),但基本的都已經有,我們所能想到的政改的一些內容如基層直選、言論自由、結社自由、集會自由、政治參與、司法獨立、人大歸位、私有財產權利保障等等,在憲法中都有體現。因此,推動憲政的實現,能夠從多個角度切入政改。從實際看,中國的政改,若想從某一個點切入,也是不現實的。如司法獨立,它即便真能獨立,由于缺少必要的社會制約條件,如必要的輿論監督、人大監督、律師制度,以現有的司法腐敗程度,它可能會更加黑暗。又如基層直接選舉,如果沒有更上層直選的配套以及其他社會改革的支撐,就如我們已經看到的,它基本變了味,甚至被黑社會操控。憲法為改革、進步提供了現有制度上的落腳點,無須摸著石頭過河。

  

  5.促進憲政也有有限但必要的行動空間與安全保障。這絕不是不重要的。憲法的地位與作用,中共是公開承認并強調的,因此促進憲政實施,公權力口頭上很難反對,行動上雖然也在打擊,但畢竟有所顧忌。公民只不過是響應中共的號召(如習近平所說:“實施憲法要成為公民的自覺行動”)而行事,零八之后,公權力再以煽顛構罪,大不容易。

  

  6.中國目前有憲法無憲政的根本原因,有兩條,首要的是中國公民社會的力量薄弱。憲法是公權力與公民權利的一個契約,是在主權在民的基礎上,規定公民對公權力的授權程序、國家制度的架構、對公權力制約和公民權利的保障,其要義是限政。但是中國公民的力量實在是很薄弱,在與公權力的博弈中,它限不了政,于是形成了公權力的膨脹與扭曲,凌駕于公民權利之上。其次,是中共的言行不一,只有立憲,沒有行憲與維憲。中共主導了現有憲法即八二憲法的制定與修訂,中共領導人近三十年來多次提出依憲治國,依法行政(如習近平去年12月4日又高調重申了這些,而李克強在2013年3月17日履職后首次紀者會的講話中談到責任時第一句話就是“忠誠于憲法”)),但是中國的公權力沒有很好的尊憲、行憲與維憲。在關乎國家基本政治制度與實踐的憲政問題上,中共這種有意而為的言行不一會造成極其嚴重的后果,不但已經造成中國最大的國格分裂、黨格分裂、人格分裂,而且是中國一切問題的總根源,構成了中國社會當前的主要矛盾即官民矛盾。但是在這一點上,我們也不能過多地批評公權力,因為正是公民社會力量自己的薄弱,才造成了權力執掌者的張狂與扭曲。

  

  但是現在形勢已經完全不同了。人民的覺悟和行動力量都已經加強,就是說,中國公民在與公權力的博弈中,力量加大了,因此他們必然提出憲政的更高要求。這可以從幾個方面看出來:一是人權入憲;二是私有財產保障入憲,三是最近幾年日益增多的群體事件,在這些事件中,高舉憲法或者物權法也是一道風景;四是民間一些要求憲政的呼聲日漸強烈,雖然它造成了與公權力的嚴重沖突,但也取得了某些勝利,如最近的南周事件和春秋事件。

  

  這說明了中國社會的一個深刻的變化,即劉瑜所說:社會所能提供的憲政民主條件的水位漲了。水漲船高,人們對憲政的理念和要求也高了,于是社會與公權力都做出了相應的調整。

  

  7.中國民間追求憲政的任務還極其繁重。總體看來,中國民眾絕大部分仍然是順民,一小部分有權利意識,也有行動,但還局限于單打獨斗或者個體的利益申張,更小部分才具有明確的憲政權利理念,但也多是言論上的鼓吹,也有極少數勇敢者的街頭行動,但是很少形成組織,其影響力還不足以讓公權力全面妥協讓步,即啟動政改。我覺得我們應當有一種深刻的危機感。許多學者都提出中國的十年大限,即未來十年如果中國不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可能會出現社會動亂。動亂的最大受害者,是民眾。中共目前的高層政治生態,導致其領導人在目前的主觀意識上,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如五年內)排除了政改可能。我們不能讓公權力牽著鼻子走。為了不產生十年后的社會動亂,必須有更多的公民行動起來,有組織地發揮作用,形成有效的社會壓力,逼迫公權力退讓,進行政治改革。這件事有緊迫性,時間不多,時不我待。

  

  為此我有一個具體建議,就是在當前,由各界贊成憲政的人士,在全國成立各種憲政促進組織,如同延安時代的憲政促進會,真正做到公民以組織化的形式形成合力并發力,目標明確、旗幟鮮明地爭取憲政,同公權力博弈,同時訓練自己的民主技能。現在公權力要放開社會組織登記,成立這種組織有了可能。有了這樣的組織,也才能在社會動亂或者危機真正到來時,可以代表公民社會與公權力談判,以穩妥的方式實現過渡和變革。

  

  總之一句話:公民現在要有組織地爭取憲政。

  

  二、黨內推民主。

  

  黨內民主從中共到民間已經提了多年,但爭議很大。我的看法是:

  

  1.中共的客觀地位即它會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擔任執政黨并高度壟斷權力,因此它自身的狀態會極大地影響中國的前途。這一點極其明了,無須贅述。

  

  2.中共現在的主要問題是在不受約束的情況下,被必然產生的腐敗利益裹挾。為了這種利益的最大化,在各個層面,它孵化出種種的派系。同時,由于中共集合了中國大部分的精英,又由于它的傳統,以及它的執政地位,因此,中共內部也有追求崇高理想和憂國憂民的人物與少數相應的派系。前者可以稱之為利益派系,后者可以稱之為思想派系。由于中國不允許多黨制,所以中共的派系之爭是其內部不同群體的矛盾,不但很正常,而且很必要。

  

  3.中共的內部政治生態決定了派系主導一切。但是由于派系不能公開化,也不能展開制度化、民主化的競爭,所以,派系競爭十分原始落后,決定中共命運的是高層的各個老人派系。老人派系大多是利益派系,而且是保守、腐朽的利益派系。他們通過密室交易,操控了中共的重大人事安排和大政方針制定。

  

  4.由于在任的中共主要領導人必然是一種派系斗爭與妥協的結果,導致了兩種必然的狀況:第一,這個領導人未必是最優秀的;第二,這個領導人必然不能做大事:他是一個執行者,而不是決策者;他是一個小媳婦,而不是婆婆;他是一個維持會長,而不是一個改革開拓者。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他的首要任務是小心地在黨內大佬的利益之間走鋼絲,搞平衡,次要任務是維持這種利益所由得之的黨的權力壟斷地位,而將人民與國家的利益放在其后。雖然他或他們未必看不出黨的危機與社會的危機,(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王霄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憲政   黨內民主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13481.live),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213481.live/data/62239.html

7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保本理财哪个高